当前位置: 首页 > >

西德·巴勒特

西德·巴勒特(Syd Barrett,1946年1月6日-2006年7月7日),英国歌手、作曲者、吉他弹奏家、艺术家,因缔造了乐队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而著称,代表作有《The Madcap Laughs》。

西德·巴勒特作为摇滚乐手在舞台上活跃了大约十年的时间,随后由于精神问题过起了隐居的生活,从此直到2006他去世,在这30多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都未在公众露面。

Barrett创作了Pink Floyd乐队早期的绝大多数作品。同时他也是一位极具革新精神的吉他演奏家。他善于运用放大器随意地探寻音乐和声音的失衡,扭曲,制造出回声机

Barrett将吉他演奏引入了一个新的方向。他随意的地毯式声音扫描为摇滚乐的吉他演奏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在Pink Floyd期间,他使用过几把不同的吉他,其中包括一把老式的Harmony hollowbody,一把Fender acoustic, 一把Danelectro和几种不同的Fender Telecaster。但是他最常用,最喜爱的还是一把银色的,粘有反射光盘的Telecaster Esquire。

Barrett生于英国剑桥的一个宽裕的中产阶级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位优秀的医生,他同妻子Winifred一起鼓励Roger(Barrett当时的名字)在音乐上的发展。Barrett在14岁的时候有了一个小名:Syd。这个名字来源于一个剑桥当地鼓手的名字:Sid Barrett。Syd Barrett为了以示区别而将i改成了y。Barrett的父亲于1961年12月11日死于癌症,这一天离Barrett的15岁生日不到一个月。随后他进入剑桥的男校Cambridgeshire High School(现在的Hills Road Sixth Form College)学习,在1964年的时候,他进入伦敦南部坎伯威尔艺术学校学习,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组建了自己的第一只乐队。在创建Pink Floyd之前,Barrett通常在聚会里演奏"Effervescing Elephant"之类的歌曲。

Pink Floyd时期

(1965–1968)

虽然在1964年就成立了乐队,但他们在成为Pink Floyd乐队之前经历多次阵容的调整与名字的更迭,他们的乐队曾经叫过"The Abdabs",,"The Screaming Abdabs",,"Sigma 6" 和"The Meggadeaths" (不是Megadeth)。Barrett加入他们的时候乐队的名字叫"The Tea Set",随后他们在演唱时发现有一个乐队的名字与他们的一样,于是Barrett就提出了"The Pink Floyd Sound"这个名字,后来将其改为了"Pink Floyd"。这名字来自于Barrett在1962年的时候读到的Blind Boy Fuller这张 LP上Paul Oliver作的专辑注释:“Curley Weaver, Fred McMullen, Pink Anderson 和Floyd Council,他们是蓝调歌手中少有的,在听过之后让你仿佛处在皮德蒙特高原上连绵的山川,仿佛与小溪一同伸向郁郁葱葱的山谷的歌手。”于是他就从Pink Anderson和Floyd Council的名字中各取第一个名字,这样就有了"Pink Floyd"。

Pink Floyd起初只是翻唱美国的R&B歌曲(风格与现在的The Rolling Stones, The Yardbirds 和The Kinks非常相似),到了1966年,他们和从英伦流行摇滚(British pop-rock)中汲取营养的The Beatles一样,从即兴演奏的爵士乐中吸取营养,开创了自己风格的即兴摇滚。同年在伦敦,一个名叫UFO的摇滚演奏场所开始营业,并且其很快就成为英伦迷幻摇滚乐(British psychedelic)的大本营。Pink Floyd作为UFO的当家乐队,自然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在登上UFO竞争对手Roundhouse的舞台后,他们成为了所谓的伦敦地下(London Underground)迷幻摇滚最受欢迎的组合。

在1966年底,Pink Floyd得到了Andrew King和Peter Jenner的帮助,他们为Pink Floyd精心打理日常事务。他们两个人很快便结识了从美国移居过来的Joe Boyd,Joe Boyd给自己起这个名字是为了使他自己的名字在英国音乐届里听起来更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1967年1月Boyd在切尔西的Sound Techniques为Pink Floyd录制了歌曲,期间诞生了单曲Arnold Layne的demo。King和Jenner将这支单曲拿到EMI公司,EMI公司对这支单曲评价很高,并且愿意和Pink Floyd签约,这意味着他们将可以录制一张专辑。随后Pink Floyd与EMI签了约。到了他们发行自己的第一张专辑的时候,“Arnold Layne”已经在英国的单曲榜中排到了20位,接下来的单曲“See Emily Play”取得了更大的成功,最高时排到了第6位。

Syd Barrett创作了Pink Floyd的前三支单曲(第三支单曲为“Apples and Oranges”),他同时也是Pink Floyd在1967年推出的专辑《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的主要创作者,这张专辑一经推出便饱受争议。专辑的名字取自《柳林间的风》中的神秘的“潘”这一章。在这张专辑的11首歌曲中,Barrett独自创作了其中的8首并与其他人一同写了两首。

1967年1月到7月,Pink Floyd在Abbey Road的Studio 2断断续续地录制完了《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与此同时The Beatles在Abbey Road的Studio 1录制了《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而The Pretty Things则录制了S.F. Sorrow。当年8月《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发行后在英国大受欢迎,并在英国专辑榜中排在了第6位(这张专辑在美国就没那么成功)。随着他们吸引越来越多的歌迷,Barrette身上的压力恶化了他的精神问题。

Barrett的行为变得越来越古怪,这部分是由于他频繁使用LSD之类的迷幻剂。许多报道都说他与乐队一起表演时,整场演出里只是乱弹着一根弦,有时甚至根本就不弹。在旧金山的The Fillmore West的一场表演中,当他们演奏“Interstellar Overdrive”时,Barrett慢慢地让吉他失谐。观众似乎很享受于这种失谐的效果,他们没意识到当时乐队的其他人都惊呆了。在1967年底前的一场演出中,Barrett将碾碎的镇静剂和一整管Brylcreem塞到头发中,这些东西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融化,流到他的脸上,使他看起来像个融化着的蜡人。后来Nick Mason对这个故事中镇静剂的说法表示异议,他说,“Syd是绝对不会浪费镇静剂这种好东西的。”

在美国巡演的场数剧减之后,David Gilmour(Barrett在学校时的朋友)被邀请作为乐队的第二吉他手来代替不能正常演奏的Barrett。在后面的很多表演中,当David弹奏演唱时,Barrett则在舞台上游荡,时不时委屈着加入乐队的表演。乐队的其他队员很快就再也无法忍受Barrett古怪的行为了。1968年1月,在去南安普敦大学表演的路上,乐队决定不带Barrett去。他们尝试着将Barrett作为乐队的创作者保留下来,就像The Beach Boys的Brian Wilson那样,但这很快就被证实是不切实际的。

有许多描写Barrett由于精神问题而引起的间断性奇怪行为的故事——其中的确有一些是真实的。根据Roger Waters的回忆,在Barrett与乐队的最后一次排练时,他带来了一首“Have You Got It Yet?”当他第一次将这首歌向乐队的其他成员弹奏时,这首歌似乎很容易学。但当他们排练这首歌时,Barrett随意改变安排,乐队的其他人很快就发现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学会。Barrett接着任意改这首歌,嘴里唱着“Have You Got It Yet?”。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后,乐队的其他人意识到他们永远无法“Get It”,他们只不过是在忍受Barrett那愚蠢的幽默感罢了。

1968年Pink Floyd发行《A Sourceful of Secrets》之后,Barrett再也没有为乐队写过任何歌曲。在《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之后他为乐队写的歌中,只有一首(“Jugband Blues”)被收录进了乐队的第二张专辑,还有一首(“Apples and Oranges” )并不太成功,而另外两首(“Sceam Thy Last Scream”和“Vegetable Man”)则从未得到官方发行。据说,Barrett曾在录音室外站过一段时间,等待着被邀请重新回到乐队(他做了些表演,然后怒视着Gilmour)。Barrett演奏了“Remember a Day”(在录制《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时录制的)和“Set the Controls for the Heart of the Sun”(根据1993年《Guitar World》对Gilmour的采访)的slide guitar部分。他在乐队第二张专辑里的主要贡献,“Jugband Blues”这首歌,经常被Pink Floyd的歌迷认为是Barrett已经承认自己在乐队时日无多了的标志(他在Jugband Blues的开头这样唱到:“你们在这里为我考虑真是非常周到,但我不得不让你们弄清楚,我不在这里”)。1968年3月,官方宣布Barrett不再是Pink Floyd的成员了。

“单飞”时代

(1968-1972)

Barrett的第一张个人专辑《The Madcap Laughs》分为两个时期录制,但是都在同一个地点Abbey Road Studios录制的。1968年5月到6月是一些实验性的录制时间(由Peter Jenner制作),而专辑的主要部分是在1969年4月到7月之间录制的。这张专辑起初由EMI年轻的主管Malcolm Jones制作,到后来则变为由David Gilmour 和 Roger Waters制作。在《The Making of the Madcap Laughs》中,Malcolm Jones指出:“当Dave来找我说Syd想让他和Roger来制作专辑余下的部分时,我默许了。”这张专辑的一些曲目是由Soft Machine乐队的成员配音伴奏的。Barrett也在他好朋友,Soft Machine乐队的创建者Kevin Ayers的首张LP ,“Joy of a Toy”录制期间演奏了吉他。但是Barrett在“Religious Experience”这首歌中的演奏直到2003年这张专辑重新发行后,才得以与公众见面。

Barrett的第二张个人专辑《Barrett》的录制更是断断续续,从1970年的2月一直录到了7月。这听起来似乎是因为Barrett想让自己的专辑更完美,但事实是由于他的身体状态更糟了。这张专辑由David Gilmour监制并由他担任贝司手,Rick Wright担任键盘手,Humble Pie的Jerry Shirley担任鼓手。

在这期间Gilmour 和Shirley也为Barrett的唯一一次现场演出伴奏。这场表演作为音乐与时尚节(Music and Fashion Festival)的一部分于1970年6月6日在伦敦的Olympia Exhibition Hall上演。他们三人组合表演了4首歌,在台上的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由于音乐混响得太糟糕,演唱的声音到表演过半时都还很难听到。在第四首歌快完的时候,Barrett出人意料地,平静地放下了吉他,然后向台下走去。

1971年2月16日,Barrett最后一次在BBC Radio露面并在录音室录制了三首歌。这三首歌都来自Barrett这张专辑,大概也是为了替专辑《Barrett》宣传。虽然同年12月,在一个与Mick Rock 和Rolling Stone同时进行的采访中,Barrett详细地谈论了自己,展示了他新的12弦吉他,他还谈了在美国与Jimi Hendrix巡演的日子,还表示对在音乐事业上无法找到一个好的合作者感到失望。但这个时期之后,他还是告别了自己这一年多的音乐事业。

后期

(1972-2006)

1972年,Barrett建立了一个短期的乐队,乐队的名字叫Stars,鼓手由前Pink Fairies的成员Twink担任,贝司由Jack Monck担任。虽然Stars起初很受欢迎,但他们在剑桥Corn Exchange的表演很糟糕(Monck在BBC2001年精选系列的纪录片“Crazy Diamond”的采访中描述了那场表演有多糟糕)。Twink回忆说,这场演出后几天,Barrett在街上把他停住,严厉地指责了那场表演中他们的表现,然后当场退出了乐队。

1974年8月,Peter Jenner让Barrett回到 Abbey Road Studios录制新的专辑。但是,录制时间只持续了短短的三天,录下来的歌曲也只是一些伴随着实验性,杂乱吉他配音的布鲁斯节奏(其中命名的只有“If You Go”和“Don't Be Slow”)。这样,Barrett就再一次退出了音乐界。他将自己专辑的版权卖了,搬进了一家伦敦的酒店,当他把所有的钱用完以后,他走回了剑桥,住在他母亲的房子里。后来所有试图把Barrett带回音乐界的尝试都最终无果(包括The Damned试图让Barrett出他们的第二张专辑)。在Barrett去世之前,他还一直收到他在Pink Floyd时期创作歌曲的版税,这些歌曲有些是重新编辑后出版的,有些则是他的现场专辑和单曲。Gilmour说,他(指Gilmour)确保这些钱都到了Barrett的手上。

乐队重聚

1975年,在Pink Floyd录制 《Wish You Were Here》时期,Barrett有过一次与乐队的重聚,后来这次重聚广为人知。Barrett私下进入了Abbey Road录音室,观看Pink Floyd录制“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这首歌,而这首歌曲正是为他而写的。那个时候的Barrett已经发胖,他剃光头发,还剃掉了眉毛,而他从前的队友们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来(在Nick Mason的书《Inside Out》中,有一张Barrett那时的照片,而《A Personal History of Pink Floyd》中的故事似乎就发生在那一天,那张照片旁有个简单的注解:Syd Barrett,1975年6月5日)。后来,Pink Floyd的成员终于认出他来了,Roger Waters很难过,忍不住掉了眼泪。在Pink Floyd的《The Wall》(1982)电影里就有对他们那天重聚的影射,由Bob Geldof扮演的Pink由于顶不住生活和名声带来的压力,剃光了他的眉毛(还有体毛)。

在BBC2001年精选纪录片《Syd Barrett: Crazy Diamond》(后来作为DVD发行时的名字为《The Pink Floyd and Syd Barrett Story》)的一个采访中,这个故事有更详细的叙述。当谈到那一次录音时,Rick Wright说:“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件事情。当时我正要去录“Shine On”,我进到录音室内,看到有一个人在录音室后面坐着,他和我的距离就像现在你和我的距离一样。我并没有认出他来,我问,“你们后面那个家伙是谁?”他们回答说那是Syd,当时我几乎就要崩溃了,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剃光了所有的头发……还有眉毛,一切……他用手刮着牙齿,跳来跳去,那太糟糕了。呃,我当时,我是说Roger当时哭了,我想我也哭了,我们俩都哭了。那真的很可怕……7年没联系了,然后突然走到你的面前,而我们刚好又在录那首歌。不知道是巧合,因果报应还是命运,谁知道呢?但那真的太震撼了。”在这部纪录片里,Nick Manson说:“当我想起来的时候,我仿佛可以看见他的眼睛,但……那太与众不同了。”在同一个采访中,Roger Waters说:“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

David Gilmour说:“我们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来,剃光了头……变得非常胖。”2006年在欧洲发行的《The Pink Floyd and Syd Barrett Story》DVD“最终版本”中,有导演John Edginton与Barrett前队友的采访,这些采访中有关于Barrette 如何精神崩溃与离队的更多细节,采访都是未经编辑过的。这两张DVD计划将于2007年9月在美国(Region 1)发行。

单曲作品

·暗算

·恶名

·假如明天来临

·裸脸

·恶魔的游戏

·天使的愤怒

·世无定事

·祸起萧墙

·镜子里的陌生人

录音室专辑

1970年1月3日 — The Madcap Laughs

1970年11月14日 — Barrett

精选辑

1974年11月14日 — Compilation albums Syd Barrett

1988年10月17日 — Opel

1992年5月29日 — Octopus: The Best of Syd Barrett

1993年4月 — Crazy Diamond

2001年4月16日(U.K.),01年9月11日(U.S.) — Wouldn't You Miss Me?

Pink Floyd乐队

1967年8月5日(U.K.) ,67年10月(U.S.) — The Piper at the Gates of Dawn (10首,共11首)

1968年6月29日 — A Saucerful of Secrets (仅一首"Jugband Blues")

专辑汇编

1988年,EMI唱片公司发行了一张名叫《Opel》的专辑,这张专辑包含了Barrett录音时被筛选掉的歌曲和原来1968年到1970年录制但未发行的歌曲。这张专辑本来要收录Barrett在Pink Floyd时期未发行的歌曲"Scream Thy Last Scream" 和 "Vegetable Man",Malcolm Jones为这张专辑重新编排了这两首歌。但是据当时Pink Floyd的成员说,在《Opel》最终完成之前,这两首歌就被排除掉了。

1993年,EMI发行了另一张专辑套装,《Crazy Diamond》,一个由三张唱片(《The Madcap Laughs》《Barrett》《Opel》)组成的套装,套装里的每一张唱片都含有Barrett个人发展时录音被筛选下来的歌曲,这些录音清晰地记录了Barrett无法或不愿意用同样的方式重复演奏歌曲的情景。

EMI也分别于2001年4月6日和2001年9月11日在英国和美国发行了精选集《The Best of Syd Barrett: Wouldn't You Miss Me?》,Barrett的“Bob Dylan Blues”也首次通过官方发行,这首歌取自David Gilmour保留的在1970年早些时候的录音。David Gilmour现在还保留着那盘录制《Barrett》时的磁带,这盘磁带中有还未发行过的“Living Alone”。

此外,还存在着很多Barrett现场表演和独奏的bootleg LP, CD等。BBC的录音“off air”也流传了很多年,之后一个工程师将一盘Pink Floyd早期的磁带交给BBC,BBC在纪念John Peel(BBC节目主持人)的网站上播放了这盘磁带。在这个颂词中,Peel Session首次完整地传播开了。这个表演记录了1967年"Flaming", "Set the Controls for the Heart of the Sun"的现场,和一些在"Reaction in G"中的片段。

音乐之外和回归剑桥根据一个新的传记作者Tim Willis在2005年的介绍,Barrett后来改回了原来的名字Roger,继续住在他母亲的屋子里,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Barrett像从前一样画画,创作一些巨大抽象的油画。据说Barrett还对园艺很感兴趣。Barrett与外界的联系主要的联系就是他住在附近姐姐Rosemary。在他隐居的时候,最令人担心的是他的健康状况,他同时患有胃溃疡和糖尿病。

虽然自从1970年中期以后Barrett没有出现在任何公共场合或向公众发表任何声明,Barrett也试图过着简单的生活,但时间的流逝并没有让公众失去对Barrett生活和作品的兴趣,记者和歌迷们依旧特地到剑桥寻找他。1980年到2006年他死的时候,在各种媒体上都可以看到Barrett走路或者骑自行车时被狗仔队打扰的照片。

Barrett显然并不愿意回忆起过去的音乐生涯,Pink Floyd的其他成员也没有联系过他。但是,他仍去了他姐姐家看了2002年BBC制作的关于他的纪录片,据说他觉得这个纪录片太吵了些,但很高兴再次欣赏到Mike Leonard的表演(Barrett称他为自己的导师)和“See Emily Play”。

许多艺术家都承认Barrett对他们的影响,这其中包括Barrett的早期歌迷Paul McCartney,Pete Townshend,Marc Bolan, 和变色龙David Bowie。Jimmy Page,Brian Eno,和The Damned都曾在70年代表示有兴趣与Barrett合作。在1973年的《Pin Ups》专辑中,Bowie翻唱了“See Emily Play”。Townshend则称Barrett为传奇。

Barret的隐退对Roger Waters的创作有着深远的影响,关于精神问题的主题也渗透到Pink Floyd日后的专辑中,这点在1973年的《Dark Side of the Moon》和1975的《Wish You Were Here》这两张专辑上尤为明显。

《Wish You Were Here》是为Barrett而写的,其中的“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是一首纪念Barrett的歌曲。其他为纪念Barrett而写歌的艺术家还有与他同时期的歌手Kevin Ayers,为了纪念Barrett,他写了“Oh Wot a Dream”这首歌(在Kevin Ayers的早期歌曲“Singing a Song in the Morning”中,Barrett演奏了吉他的部分)。Barrett的歌迷Robyn Hitchcock翻唱了Barrett的许多歌曲,并用“The Man Who Invented Himself"”和 “(Feels Like) 1974”这两首歌曲表达了自己对前辈的尊敬。The Television Personalities1981年的专辑《And Don't the Kids Love It》中有一首“I Know Where Syd Barrett Lives”也是纪念Barrett的歌曲。80年代,当David Gilmour准备开始 About Face 巡演时,The Television Personalities被选为开场演出嘉宾,他们很快就成为了舆论争论与嘲讽的对象,The Television Personalities的主唱Dan Treacy决定在成千上万的观众面前宣读Barrett真实的家庭地址。后来Gilmour马上将他们请出了那次巡演。

Johnny Depp表示对Barrett的传记电影感兴趣。

在Tom Stoppard的剧本 Rock 'n' Roll (2006)的开场中,有一些反映Barrett演奏“Golden Hair”的场面。Barrett的生活与音乐(包括他在剑桥Corn Exchange那场糟糕的演出和他后来隐居的生活)是这剧本中不断出现的主题。Barrett死的时候,这个剧本正在伦敦上演。

对于Syd Barrett的精神状况,外界有很多的猜测。许多人认为Barrett得了精神分裂症。也有人认为他得了两极精神细胞失调症。此外,还不断有人推测Barrett得了阿斯帕格(asperger)综合症。

关于Barrett在60年代使用迷幻剂,尤其是使用LSD的情况,有详细的记录。一些人认为Barrett使用迷幻剂导致了,至少是加剧了他的精神问题。2006年出版的一篇文章引用了Gilmour的话:“在我看来,他的崩溃必将发生。这是他内心深处本性的问题。但我认为迷幻剂的确恶化了他的精神状况。我仍然认为他无法应对成功还有随之而来的种种事情。”

关于Barrett台上台下古怪的行为,有许多被记录了下来。在《Saucerful of Secrets: The Pink Floyd Odyssey》这本书中,作者Nicholas Schaffner采访了许多Barrett的朋友,这些朋友都是Barrett在退出Pink Floyd之前认识的。这些朋友中有Peter 和 Susan Wynne-Wilson, 艺术家Duggie Fields (60年代的时候他与Barrett同住一屋), June Bolan 和Storm Thorgerson等。

“当Barrett将他的女朋友锁起来,偶尔将一些饼干从门下供应给她的时候,June Bolan开始警惕了。有人声称当时经常来Barrett家的那些追星族和食客对他很残忍,这一点作家兼评论家Jonathan Meades有描述:“我去Barrett的家找Harry,听到很吵的声音,好像是供热管在晃动的声音,我问,这是怎么回事?他咯咯地笑着说, Syd要倒霉了,我们把他放进一个亚麻布做的碗柜里了。” Storm Thorgerson对这个个说法的回应是:“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并没有把Syd锁起来过。那听起来似乎完全是想像中的事情,Jonathan Meades是吃了迷幻剂后才那么说的吧。”

尽管如此,在《Crazy Diamond: Syd Barrett and the Dawn of Pink Floyd》这本书中,作者Mike Watkinson和Pete Anderson描述了Barrett反复无常的状态,这个故事是Storm Thorgerson告诉他们的。Storm Thorgerson回忆说:“那一次Barrett不停用曼陀林琴(形状和吉他相似)打Lynsey(Barrett当时的女朋友),我不得不把他给拉开。”

David Gilmour在一个与Nick Kent的采访中说,对于Barrett的问题,Pink Floyd的其他成员曾经求医于精神病专家R.D. Laing。Laing在听过一盘Barrett谈话的录音后称Barrett为无可救药。

在一个和National Post的John Geiger的采访中,David Gilmour说,如果Barrett患有部分性癫痫的话,那他们演出时用的动态光和药物的作用会对Barrett的精神健康造成严重的伤害。

当部分性癫痫发生于颞叶时,病人通常会被误诊为精神分裂或精神病。

在Barrett死后,由于对他死于糖尿病的说法存在很多争议,Barrett的姐姐Rosemary Breen接受了The Sunday Times的传记作家Tim Willis的采访。她称自从他们在80年代保持正常联系后,Barrett既没有患精神病,也从未接受过任何治疗。她承认Barrett的确有时一个人待在家里,但那是为了“寻找失去的灵魂”,期间并没有任何正规的治疗。在那几年之后,Barrett同意了在剑桥的一家心理医院接受治疗。但医生说药疗和疗程对Barrett都无效。

Barrett的姐姐不承认他是一个隐居者,也否认他已经淡忘自己的过去,她说:“Roger也许有些自私,或者说是太自我了,但当人们称Barrett为隐居者的时候,他们真的只是在强调他们的失望罢了。他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但他只是不愿意给他们。”她还说,Barrett喜欢照相,有时他们还一起去海边。“他经常一个人乘火车到伦敦去看艺术学生们的作品,他还喜欢花。他会定期去Botanic Gardens,去看Lode 附近的Anglesey Abbey的大丽花。但是,他的激情当然还是放在绘画上。”她说。

2006年7月7日,Barrett死于剑桥的家中。死因是胰腺癌,但这经常被误报为“糖尿病并发症”。在死亡证明上,Barrett的职业被认定为“已退休的音乐家”。

2006年,Barrett在St. Margaret广场的家被出售,据报道,他的房子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人们陆续而来,在经过大约100次的参观后(许多是歌迷的参观),这套房子被卖给了一对法国夫妇,而他们只是喜欢这套房子,对Barrett一无所知。Barrett的其他财产拍卖后得到了120,000英镑。NME在一周后发行了Barrett的纪念期刊,那期期刊的封面是Barrett的照片。

在Barrett的遗嘱中,他留了大约1,250,000英镑给他的两个兄弟和两个姐妹。这些钱大都来自Barrett在Pink Floyd时期所写的歌和一些由他创作的现场录音的版税。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 91940 17440 91194 49787 80450 6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