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826年

826年,唐敬宗睿武昭愍孝皇帝宝历二年。

826年,唐敬宗睿武昭愍孝皇帝宝历二年

裴度奏修斜谷路及沿途馆驿

宝历二年(八二六)正月十三日,兴元(今陕西汉中)节度使裴度奏,当道修筑斜谷(今陕西眉县西南)路栈及沿途馆驿完工。

王播奏修扬州运河

宝历二年(八二六)正月廿八日,盐铁使王播上奏称扬州城内旧运河水浅,舟船滞留误期。今请从阊门外古七里港开河,向东延伸,取道禅智寺桥,东通旧官河,总计长十九里。凡功役所费,由盐铁使自行解决。敬宗准奏。

裴度复相

宝历元年(八二五),群臣上言多称裴度贤良,不应弃于藩镇而不用。敬宗屡遣使至兴元(今陕西汉中)劳问裴度,并密告还朝日期。度因奏请入朝,宰相李逢吉等人大为恐惧。二年正月廿四日,裴度自兴元入朝,李逢吉等人百般诋毁,敬宗不听。二月九日,裴度拜为司空、同平章事。度入中书省,左右忽告中书门下印丢失,闻者皆惊慌失色,度饮酒自如。不久,有人报告巳于某处找回大印,度亦不应。问其故,度认为,此必下吏盗印以印书券,如急于搜索,盗印人必畏罪焚毁;反之则必放还故处。众人皆叹服其识量。

幽州军乱

宝历二年(八二六)五月十三日,幽州军乱,杀节度使朱克融及其子延龄,将士立其次子延嗣主持军务。

敬宗李湛被害

宝历二年(八二六)十二月八日,敬宗李湛夜猎回宫,与宦官刘克明,田务澄、许文端及击球将苏佐明等二十八人饮酒,酒酣,入室更衣,殿内灯忽灭,敬宗被苏佐明等人所杀。李湛,穆宗长子,元和四年(八0九)六月生。长庆元年(八二一)三月封景王。二年十二月立为皇太子,四年正月继位,不满十六岁。敬宗年幼即位,专事游宴,不理朝政。长庆四年(八二四)四月,宫内染工张韶作乱,敬宗仓皇逃出宫外。善击球,喜手搏,好深夜捉狐狸。因召募力士,昼夜游乐,加之性情躁急,动辄杖责左右力士、宦官,终以此被杀。卒年十八岁。

文宗即位

宝历二年(八二六)十二月八日,击球将苏佐明等杀死敬宗,宦官刘克明等矫称敬宗旨意,命翰林学士路隋起草遗制,以绛王李悟(宪宗子)继承帝位。克明等欲乘机撤换当政宦官,于是,枢密使王守澄,杨承和,神策中尉魏从简、梁守谦定策,征发左右神策兵,飞龙兵迎江王李涵(穆宗第三子,敬宗弟)入宫继位,尽杀刘克明等,绛王亦为乱军所害。时事起苍猝,王守澄以翰林学士韦处厚博通古今,凡事皆与其商议,十二日,李涵即位,更名昂,是为文宗。

道士孙准入翰林待诏

宝历二年(八二六)三月一日,敬宗命兴唐观道士孙准入翰林院待诏。

殷侑擅置戒坛被罚

宝历二年(八二六)三月四日,江西观察使殷侑请于洪州(今南昌)宝历寺置僧尼戒坛,朝廷以殷侑有意违犯诏令,擅置戒坛,罚三个月俸禄。

敕罢修东都

敬宗自即位即欲巡行东都,宰相及朝臣屡为谏止,皆不听,决意必行,已令度支员外郎卢贞前往,修东都宫阙及沿途行宫。裴度上言,认为国家本设东西两都以为巡行,然自安史之乱以来,此事遂废。现宫阙、营垒、百司官廨皆已荒芜,如欲巡行,当待修葺,然后可往。敬宗以为,百官上言,皆以为不当巡行,如度所言,不往亦可。时幽州节度使朱克融、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庭凑奏请以兵马丁匠助修东都。敬宗恐其兵马威胁朝廷,宝历二年(八二六)三月廿日,敕以修东都烦扰,遂罢,召卢贞还京。

李全略死,子同捷自为留后

李全略,本名王日简,初为成德(今河北正定)节度使王武俊小将。元和十五年(八二0),节度使王承宗卒,军情骚动不安,日简拔军归顺朝廷,授代州刺史。长庆元年(八二一),成德军乱,王庭凑杀节度使田弘正,穆宗以日简原为成德将,召问计谋。日简因言平定军乱方略,愿出兵效力,授德州刺史。长庆二年,拜横海节度使,请姓李,名全略。奏请以子同捷为沧州刺史,掌中军兵马。棣州(今山东惠民东南)刺史王稷家富于财,得士心,全略以计杀之。以家财结士卒之心,阴谋传位世袭。宝历二年(八二六)三月廿日,李全略卒于任。其子李同捷时为副大使,擅为留后,以重金贿赂邻近各道,请求上奏,朝廷,以己袭父职为节度使。

敬宗观沙门文溆俗讲

宝历二年(八二六)七月十四日,敬宗巡行兴福寺,观沙门文溆俗讲。文溆(一作文叙、文淑),蜀郡(今四川崇庆)人。宪宗元和(八0六—八二0)时入京,居开善寺,为内供奉大德。擅长讲说佛经,每开讲,闾巷一空,听者填塞寺舍,信施山积。教坊效其声调,乐工作歌曲,名《文溆子》。后以罪驱还蜀中。

道士赵归真等出入宫禁

道士赵归真对敬宗言神仙之术,僧人惟贞、齐贤、正简等言祈祷求福,敬宗皆信之。使之出入宫禁。有山人杜景先自称有道术,宝历二年(八二六)七月敬宗命景先往江南求访仙人。润州人周息元自称长寿数百岁,八月至京师,敬宗命其入居禁中之山亭。

李载义杀朱延嗣自立

幽州留后朱延嗣治军残虐,宝历二年(八二六)八月,都知兵马使李再义与其弟牙内兵马使李载宁因众不满,起兵诛延嗣,并屠其家属三百余人,再义权知留后。九月,再义以延嗣之罪奏报朝廷。十月五日,以再义检校户部尚书,充幽州节度使,赐名载义。

李光颜卒

李光颜,稽胡阿跌族人,幼与其兄师从名将舍利葛旃,长于骑射。及长,为河东偏将,讨李怀光,杨惠琳及西川刘辟叛乱,冲锋陷阵,屡立战功,授代州、洺州(今河北永年东南)刺史、兼御史大夫。元和九年(八一四),迁忠武(今河南许昌)节度使,率军征时淮西吴元济,大破敌兵,勇冠诸军,加检校司空。十三年,授义成(今河南滑县)节度使,讨伐淄青李师道,再度立功。十四年,移邠宁(今陕西彬县)节度使,修筑盐州城(今陕西定边),防遏吐蕃。长庆元年(八二一),迁凤翔节度使、忠武节度使。二年,朝廷讨伐成德王庭凑,命光颜兼深州行营诸军节度使。因朝廷制置不当,久无战功,光颜以疾辞职。敬宗即位,拜司徒,移镇河东。卒年六十六岁。

道士赵归真等配流岭南

宝历二年(八二六)十二月,文宗即位,道士赵归真、僧惟真等,以及敬宗朝佞幸之人,皆配流岭南(今广东、广西)。击球将于登等六人令本军处置。

白行简卒

白行简,字知退,祖籍太原,后迁居下邽(今陕西渭南东北),白居易之弟。贞元(七八五—八0四)末进士,授秘书省校书郎。元和(八0六—八二0)中,辟为西川掌书记。十年,随白居易同往江州闲居。十五年,居易入朝,行简授左拾遗,迁司门员外郎、主客郎中。因病卒。作有传奇《李娃传》(一名《汧国夫人传》)、《三梦记》等。有文集二十卷,已佚。

穆宗睿圣文惠孝皇帝下宝历二年(丙午年,公元八二六年)

春,正月,壬辰,裴度自兴元入朝,李逢吉之党百计毁之。先是民间谣云:“绯衣小儿坦其腹,天上有口被驱逐。”又,长安城中有横亘六冈,如乾象,度宅偶居第五冈。张权舆上言:“度名应图谶,宅占冈原,不召而来,其旨可见。”上虽年少,悉察其诬谤,待度益厚。

度初至京师,朝士填门,度留客饮。京兆尹刘栖楚附度耳语,侍御史崔咸举觞罚度曰:“丞相不应许所由官呫嗫耳语。”度笑而饮之。栖楚不自安,趋出。二月,丁未,以度为司空、同平章事。度在中书,左右忽白失印。闻者失色,度饮酒自如。顷之,左右白复于故处得印,度不应。或问其故,度曰:“此必吏人盗之以印书券耳,急之则投诸水火,缓之则复还故处。”人服其识量。

上自即位以来,欲幸东都,宰相及朝臣谏者甚众。上皆不听,决意必行,已令度支员外郎卢贞按视,修东都宫阙及道中行宫。裴度从容言于上曰:“国家本设两都以备巡幸,自多难以来,兹事遂废。今宫阙、营垒、百司廨舍率已荒阤,陛下倘欲行幸,宜命有司岁月间徐加完葺,然后可往。”上曰:“从来言事者皆云不当往,如卿所言,不往亦可。”会朱克融、王庭凑皆请以兵匠助修东都。三月丁亥,敕以修东都烦扰,罢之,召卢贞还。先是,朝廷遣中使赐朱克融时服,克融以为疏恶,执留敕使。又奏“当道今岁将士春衣不足,乞度支给三十万端匹”,又奏“欲将兵马及丁匠五千助修宫阙”。上患之,以问宰相,欲遣重臣宣慰,仍索敕使。裴度对曰:“克融无礼已甚,殆将毙矣!譬如猛兽,自于山林中咆哮跳踉,久当自困,必不敢辄离巢穴。愿陛下勿遣宣慰,亦勿索敕使,旬日之后,徐赐诏书云:‘闻中官至彼,稍失去就,俟还,朕自有处分。时服,有司制造不谨,朕甚欲知之,已令区处。其将士春衣,从来非朝廷征发,皆本道自备。朕不爱数十万匹物,但素无此例,不可独与范阳。’所称助修宫阙,皆是虚语,若欲直挫其奸,宜云‘丁匠宜速遣来,已令所在排比供拟。’彼得此诏,必苍黄失图。若且示含容,则云‘修宫阙事在有司,不假丁匠远来。’如是而已,不足劳圣虑也。”上悦,从之。

立才人郭氏为贵妃。妃,晋王普之母也。

横海节度使李全略薨。其子副大使同捷擅领留后,重赂邻道,以求承继。

夏,四月,戊申,以昭义留后刘从谏为节度使。

五月,幽州军乱,杀朱克融及其子延龄,军中立其少子延嗣主军务。

六月,甲子,上御三殿,令左右军、教坊、内园为击球、手搏、杂戏。戏酣,有断臂、碎首者,夜漏数刻乃罢。

己卯,上幸兴福寺,观沙门文溆俗讲。

癸未,衡王绚薨。

壬辰,宣索左藏见在银十万两、金七千两,悉贮内藏,以便赐与。

道士赵归真说上以神仙,僧惟贞、齐贤、正简说上以祷祠求福,皆出入宫禁,上信用其言。山人杜景先请遍历江、岭,求访异人。有润州人周息元,自言寿数百岁,上遣中使迎之。八月,乙巳,息元至京师,上馆之禁中山亭。

朱延嗣既得幽州,虐用其人。都知兵马使李载义与弟牙内兵马使载宁共杀延嗣,并屠其家三百馀人。载义权知留后,九月,数延嗣之罪以闻。载义,承乾之后也。

庚申,魏博节度使史宪诚妄奏李同捷为军士所逐,走归本道,请束身归朝。寻奏同捷复归沧州。

壬申,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程同平章事、充河东节度使。

冬,十月,己亥,以李载义为卢龙节度使。

十一月,甲申,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李逢吉同平章事、充山南东道节度使。

上游戏无度,狎暱群小,善击球,好手抟,禁军及诸道争献力士,又以钱万缗付内园令召募力士,昼夜不离侧。又好深夜自捕狐狸。性复褊急,力士或恃恩不逊,辄配流、籍没。宦官小过,动遭捶挞,皆怨且惧。十二月,辛丑,上夜猎还宫,与宦官刘克明、田务澄、许文端及击球军将苏佐明、王嘉宪、石从宽、阎惟直等二十八人饮酒。上酒酣,入室更衣,殿上烛忽灭,苏佐明等弑上于室内。刘克明等矫称上旨,命翰林学士路隋草遗制,以绛王悟权句当军国事。壬寅,宣遗制,绛王见宰相百官于紫宸外庑。克明等欲易置内侍之执权者,于是枢密使王守澄、杨承和、中尉魏从简、梁守谦定议,以卫兵迎江王涵入宫,发左、右神策、飞龙兵进讨贼党,尽斩之。克明赴井,出而斩之。绛王为乱兵所害。时事起苍猝,守澄等以翰林学士韦处厚博通古今,一夕处置,皆与之共议。守澄等欲号令中外,而疑所以为辞。处厚曰:“正名讨罪,于义何嫌,安可依违,有所讳避!”又问:’江王当如何践祚?”处厚曰:“诘朝,当以王教布告中外以已平内难。然后群臣三表劝进,以太皇太后令册命即皇帝位。”当时皆从其言,时不暇复问有司,凡百仪法,皆出于处厚,无不叶宜。癸卯,以裴度摄冢宰。百官谒见江王于紫宸外庑,王素服涕泣。甲辰,见诸军使于少阳院。赵归真等诸术士及敬宗时佞幸者,皆流岭南或边地。乙已,文宗即位,更名昂。戊申,尊母萧氏为皇太后,王太后为宝历太后。是时,郭太后居兴庆宫,王太后居义安殿,萧太后居大内。上性孝谨,事三宫如一,每得珍异之物,先荐郊庙,次奉三宫,然后进御。萧太后,闽人也。

庚戌,以翰林学士韦处厚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上自为诸王,深知两朝之弊,及即位,励精求治,去奢从俭。诏宫女非有职掌者皆出之,出三千馀人。五坊鹰犬,准元和故事,量留校猎外,悉放之。有司供宫禁年支物,并准贞元故事。省教坊、翰林、总监冗食千二百馀员,停诸司新加衣粮。御马坊场及近岁别贮钱谷所占陂田,悉归之有司。先宣索组绣、雕镂之物,悉罢之。敬宗之世,每月视朝不过一二,上始复旧制,每奇日未尝不视朝,对宰相群臣延访政事,久之方罢。待制官旧虽设之,未尝召对,至是屡蒙延问。其辍朝、放朝皆用偶日,中外翕然相贺,以为太平可冀。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 91940 17440 91194 49787 80450 6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