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曼斯菲尔德庄园(简·奥斯汀创作长篇小说)

《曼斯菲尔德庄园》是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于1814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该作讲述了以男女青年的恋爱婚姻为题材。描写陷入感情纠葛的几对青年男女。

善良懂事的范妮由于家境穷困,从小被寄养在富裕的姨妈家。姨妈家的两个表姐虽然聪敏美丽,但都高傲任性,幸亏表兄埃德蒙的亲切关怀,才使她在寄人篱下的生活中得到安慰和快乐。成年后的范妮也常随表姐表兄参加社交聚会,他们在牧师家里结识了风流倜傥的青年克劳福德和他的妹妹玛丽。埃德蒙对美丽机智的玛丽一见倾心,范妮的两个表姐则拼命追求克劳福德,未料克劳福德在逢场作戏后发现自己真心喜欢的是范妮,而范妮深爱的却始终是温和真诚的埃德蒙。 

范妮15岁那年,托马斯爵士到拉丁美洲的安提瓜去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务。喜好奢华且生活放荡的长子汤姆也随父同行。于是家里便由埃德蒙和伯特伦夫人来照管。托马斯爵士离家期间,长女玛丽亚与一个有钱有门第却又极端愚蠢的年青人拉什沃思先生订了婚。

另一件大事是玛丽·克劳福德和亨利·克劳福德的来访,他们是格兰特太太的兄妹,格兰特先生在伯特伦夫人的妹夫诺里斯先生去世后,已继任成为教区牧师。伯特伦家的两个女儿都很喜欢亨利,可是玛丽亚既已订了婚,所以亨利理所当然是属于朱莉亚的。同时,玛丽·克劳福德不仅成了玛丽亚和朱莉亚的好朋友,也吸引了埃德蒙和刚从国外回来的汤姆。

范妮看到自己爱慕的埃德蒙迷恋上浅薄而又世故的玛丽,看到表姐玛丽亚不知羞耻地勾引亨利,不禁对克劳福德兄妹的来访感到遗憾。而像诺里斯太太那样迟钝的观察者则只是想当然地看问题,她固执地认为亨利对朱莉亚最有好感。

汤姆的朋友耶茨先生是个寻欢作乐的年轻人,在他的提议下,几个年轻人决定排戏来自找乐趣,所选的剧本是让人动情的“恋人的海誓山盟”。范妮自始至终就反对这个计划,因为她知道托马斯爵士对此是不会赞许的。埃德蒙也试图劝阻大家,可最后因为扮演男角色的人数不够而被拉进去扮演一个角色。排演和准备工作都进行着,原有的计划在实施过程中越来越周密了。然而,托马斯爵士的不期而归使排演半途而止。家里所有的道具很快被清除得一干二净,耶茨先生也被轰了出去,因为他的轻浮和造作使托马斯爵士一看就讨厌。玛丽亚想解除她与拉什沃思先生的婚约,她希望她父亲的归来会使亨利正式表示他爱上了玛丽亚。没想到亨利不仅没有任何表示,反而宣布要到巴斯去呆一段时间。虽然玛丽亚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但她决定永远不让亨利知道她把他们间的调情看得那么认真。于是她如约嫁给了拉什沃思先生。

朱莉亚随着姐姐和拉什沃思先生一起去了布莱顿。伯特伦家的两姐妹走后,亨利出于无聊便去向范妮调情,可最后竟真地爱上了她。范妮有个心爱的哥哥威廉在海军服役,前不久刚来看望过她。为了博得范妮的欢心,亨利准备替范妮的哥哥在海军里谋个晋升的机会。尽管范妮为此对他表示感激,可是当亨利向她求婚的时候,范妮却当即予以拒绝。范妮的行为招致了她姨父托马斯爵士的不满‘托马斯爵士认为她拒绝这样一门好亲事纯粹是任性、乖决的表现。甚至连埃德蒙也劝范妮回心转意。因为埃德蒙此时正沉溺在对玛丽·克劳福德的爱恋之中,根本无暇想到范妮对他的好感已超出了表兄妹之间的亲情。埃德蒙刚刚被任命为牧师,玛丽却因此而嘲笑他。这使埃德蒙不敢肯定玛丽是否愿意成为他的妻子。尽管这样,埃德蒙固执地相信玛丽是受了那些世侩朋友的影响,才不喜欢牧师这个职业的,而且,她这种观念是可以纠正的。

就在这个时候,范妮去朴茨茅斯探望家人。在家呆着使范妮感到压抑,因为以曼斯菲尔德庄园的水准来看,她家里真是乱七八糟,除了哥哥威廉之外,一个个都毫无教养,另外,曼斯菲尔德庄园发生的几件大事使她很想回去帮忙。长子汤姆身患重病,能否痊愈很难说;已成为拉什沃思太太的玛丽亚跟亨利私奔了;亨利此时刚刚忘掉了对范妮的爱就干下了这件无可挽回的丑事;朱莉亚也跟着耶茨一块出走了。伯特伦全家在遭受了这一连串的打击之后,终于意识到范妮的价值,体会到范妮对他们来说是多么重要,他们热情地欢迎范妮回到曼斯菲尔德庄园,这使范妮也深受感动。

诺里斯太太对范妮的怨恨仍一如旧日,她说,要是范妮好好地嫁给了亨利,他就不会带玛丽亚私奔了。而托马斯爵士对范妮却颇为赞赏,因为范妮善于看人,比他更早认清了亨.利的真面目,而范妮拒绝亨利之事所产生的不满也就此消失了。托马斯爵士意识到以前他从未花过心思去了解自己的孩子,因此他把玛丽亚的堕落归咎于自己。

自那场大病之后,汤姆清醒了过来,成了一个尽职的孝子。耶茨先生虽不是朱莉亚的理想丈夫,但是其收入比托马斯爵士想象的要多,其债务则比爵士想象的要少,而且,耶茨先生和朱莉亚似乎都有意过安宁的家庭生活。亨利和玛丽亚在过了几个月不快的日子后也分手了。托马斯爵士拒绝让玛丽亚回曼斯菲尔德庄园,便把她安置在别处。诺里斯太太也搬去和她最喜欢的甥女玛丽亚同住,曼斯菲尔德庄园的人因此着实松了一口气。

玛丽对她哥哥亨利和玛丽亚私奔的事却等闲视之,这使埃德蒙认清了她轻桃和庸俗的本性。玛丽的轻浮举止使埃德蒙为之膛目,也使他不太费力地打消了与玛丽结婚的荒唐念头。埃德蒙终于和对他倾心已久的范妮相爱了。

他俩结成了百年之好,婚后住在曼斯菲尔德庄园附近的牧师公馆里。 

1809年,奥斯汀一家离开南安普顿,搬入了肖顿屋。这次搬家在奥斯汀个人写作史上可以算一个分水岭,之前她完成了《理智与情感》、《傲慢与偏见》、《诺桑觉寺》,之后完成了《曼斯菲尔德庄园》、《爱玛》和《劝导》,其间有十二三年没什么作品。 

奥斯汀在开笔前就告诉她的姐姐,这本小说主题完全不同于以往,讲的是教会的圣职。读者甚至在这本书中发现了对应的奥斯汀的真实生活与人物。当然小说不能完全与现实生活画等号。但《曼斯菲尔德庄园》里有一段可确信是取材自现实生活:威廉·普莱斯从西西里为他妹妹芬妮带回黄金及琥珀这段情节,跟查尔斯1810年驻军在地中海,因为获得一笔意外的奖金,而帮姐姐带回一些黄金链子和宝石的事情相当雷同。《曼斯菲尔德庄园》出版于1814年。 

范妮

范妮的成长与“灰姑娘”式的成长历程非常相似。《曼斯菲尔德庄园》中的主角范妮·普莱斯,出身贫寒。她的母亲在早年不顾全家人的极力反对嫁给了一位十分普通的海军,婚后生活也一直是拮据的状态。而范妮的姨妈由于嫁给了托马斯爵士,成为了一位有钱、高贵的妇人。为了救济自己的妹妹,她收养了范妮。在曼斯菲尔德庄园,范妮充当着可以随意驱使的侍女的角色,伺候两位姨妈。尤其是大姨妈,她随时警告范妮要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要奢望与哥哥姐姐有同样的命运和待遇,常怀感恩之心,顺从地接受别人的挑剔与刁难。正是这样一位姨妈,她在奥斯汀的笔下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喜剧性的人物。贪心、爱图小便宜,还极力掩饰。而托马斯爵士在她没来曼斯菲尔德庄园之前,就开始想着界定其子女和范妮之间的角色“定个适当的界线……她们的身份、财产、权利、可以指望的前途永远是不同的”。而对于这些,范妮总是采取温顺的态度,这让读者为她的境遇愤愤不平。

范妮的表哥埃德蒙德是她成长的引导人。在孤独失望时,他是范妮唯一的依靠和信仰,同时也是范妮在曼斯菲尔德庄园中唯一的偶像。在范妮被随意驱使的时候,他站出来为她说公道话;在范妮身体不好的时候,他把自己的马借给范妮骑以锻炼身体。同时,他还借书给她看,给她讲很多趣闻,增长了她的知识。如果没有埃德蒙德的出现,范妮或许还是那个瘦小、拘谨的女孩,或许还似在自己家的妹妹们一样十分压抑。然而范妮最终在他的引导下,变成一位聪慧、温婉、优雅的少女,在世俗中保持着得体的行为与独特的个性。她与埃德蒙德成了知己,并且在埃德蒙德盲目恋爱的时候,还能给予恰当的建议,最后成了埃德蒙德的妻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埃德蒙

埃德蒙天性忠厚,对人友善体贴,这部分地是来自托马斯爵士的礼仪教育,集中了曼斯菲尔德原初的爱与善的力量。从这一意义上讲,他又代表着曼斯菲尔德固有的顺从精神。他服从于父亲对自己职业的安排,并真心热爱这一职业——牧师,相信宗教和道德对人精神的陶冶作用。可以说他是真正理解并发自内心地尊重父亲的道德观的人。他在接受父亲的教育时,用自己的天性加以过滤,去除了托马斯的糟粕,把外在的礼仪规范提升为内在的精神追求。这样,如果说托马斯爵士是宗教和道德的原则的坚持者和主持人,并利用这一原则建构起曼斯菲尔德城邦的秩序外壳的话,埃德蒙就是宗教和道德的精神的卫护人和贯彻者。可惜他的次子地位决定了这一角色的分量之轻。 

托马斯爵士

托马斯爵士是曼斯菲尔德的主人。在他的治理下曼斯菲尔德保持着一个上流家庭的秩序、尊严,是由良好的教养维系着的礼仪之邦。他是这个小城邦的最高执政官,他就是法律,就是道德准则。作为曼斯菲尔德的权威,他自身起着城邦的凝聚力作用。但这一凝聚力是通过严厉刻板的方式发挥其作用的。 

诺利斯太太

诺利斯太太,其言谈举止处处显得夸张可笑,而她的好大喜功、自私自利、势利虚荣则无不欲盖弥彰。但她并不应被仅仅当作体面的曼斯菲尔德中的不和谐音。实际上她身上的专权和势利倾向正是托马斯爵士的不恰当的权威性与虚荣的扩大化。换句话说是托马斯爵士的一面哈哈镜,把他的一些缺陷更明显地表现出来:被她演绎得更专横无理,虚荣则被敷衍为露骨的金钱地位决定论。 

克劳福德先生

克劳福德先生年收入4000英镑,而且富有魅力,到处受人欢迎,按照当时的标准,真是年轻女子理想的夫婿,托马斯爵士就表示,愿意把两个女儿的任何一个许配给他。事实上他也确实得到了两位伯特伦小姐的青睐,受到她们或明或暗的追求。但他已经被那个父权制社会宠坏,只晓得倚仗自已的优势纵情享受,只会调情,不会真爱了。囚为大小姐玛利亚已经订婚,他假装追求一小姐朱利娅,同时对玛利亚暗送秋波,使她们都爱上了他,最后却不告而别,给两姐妹,特别是后者造成了心灵上的巨大伤害。 

小说最后以范妮和埃德蒙的美满姻缘为结局,但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作者的讽刺笔锋主要指向了以几户富足人家为代表的英国上流社会,揭示了他们的矫揉造作和荒唐可笑。托马斯·伯特伦爵士是国会议员,一家人有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是,他与伯特伦夫人在教养子女上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一个光知道“严厉”,一个一味地“放纵”,致使四个孩子中有三个在教养上存在严重问题,为人处世全然没有责任感,缺乏道德准则。大女儿玛丽亚是个水性杨花的姑娘,一边动心于“粗大肥胖、智力平庸”,但“一年有一万二千英镑”收入的拉什沃思,一边又跟纨绔子弟克劳福德私下调情,当发现后者对她缺乏真情时,便轻率地嫁给了拉什沃思,与此同时,还继续与克劳福德发展暧昧关系,直至跟他私奔,最后遭到被遗弃的可悲下场。二小姐朱莉娅跟姐姐一样放荡不羁,差不多就在姐姐私奔的同时,也跟贵家子弟耶茨私奔。就在两起丑闻发生之前,伯特伦家的大儿子汤姆突然染病,差一点丧命。一时间,这兄妹三人几乎使伯特伦家陷入了绝境。

克劳福德兄妹是小说中的另外两个重要人物。这兄妹俩都是拥有大宗财产的年轻人。他们长年寄住在叔叔克劳福德将军家里,两人一个受叔叔宠爱,一个受婶婶溺爱,因而都给娇惯坏了。特别是将军是个“行为不端”的人,甚至想在家中豢养情妇,自然给两个年轻人带来了极其不良的影响。克劳福德起初想玩弄一下范妮的感情,后来居然真心爱上了她,便苦苦地追求了起来,遭到范妮拒绝后,又跟玛丽亚私奔。克劳福德小姐起先有意于埃德蒙,但是当她获悉埃德蒙要当牧师时,热情顿时冷了下来。后来,埃德蒙的哥哥处于病危之际,她马上意识到埃德蒙可能成为伯特伦爵士的继承人,旋即对他又热了起来,不想让埃德蒙看清了她的真面目,最后也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简·奥斯汀在《曼斯菲尔德庄园》里将灰姑娘主题与被遗弃的公主的童话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灰姑娘芬妮被不相称的父亲养大,但并没有失去她天生的德行和温柔的性情,芬妮的优秀品质与她普次莱斯破旧肮脏的家形成鲜明对照。在奥斯汀的前几部小说中女主人公的道德水准总是比传统的社会观念高,所以才能嫁一个如意郎君,这是对她们优秀品质的奖赏,或是遭遇麻烦与苦难的补偿,这样的女主人公本身就是正确的判断和善良感情的标尺。而《曼斯菲尔德庄园》里的女主人公芬妮·普莱斯却屈服于周围具有传统德行的人们,比如托马斯爵士和爱德蒙,在奥斯汀小说的所有父亲里,托马斯爵士是唯一受到赞扬的一个。芬妮所追求的就是传统德行即彬彬有礼和宗教感情,她成了传统品德标准的全力支持者。这本书也就迎合了当时许多拥护传统的评论家的赞扬。奥斯汀在她的《曼斯菲尔德庄园》就借温柔的女主人公芬妮之温柔言行表达她“道德教育家”之观念,那就是道德上的完美很难取得,需要以自我克制和牺牲为代价,女性的声音被要求是静止的,因此她的眼睛成了最有效的代理者。因为在19世纪英格兰的精神生活,道德观念是非常强烈的,在人们生活占主导地位的教会及其所宣扬的道德信条在人们心目,唤起的不是拯救灵魂的热望,而是履行责任的紧迫感。所以在《曼斯菲尔德庄园》,奥斯汀严词拒绝了没有德行的玛丽·克劳福德生气勃勃的精神状态,而一味肯定信仰基督教的圣洁的芬妮的虚弱无力,这种奇特的、反常的好恶正是这部小说意图的核心。奥斯汀让这位惊惶不安的来自贫困家庭的小养女靠着德行的帮助和温柔美德征服所有人,最终成了曼斯菲尔德庄园的女主人,表现出圣洁的伟大,强调了幸福和德行的紧密联系,坚定地认为一个善良的人有权利根据自身的本质和善举来发展自己、成全自己。 

范妮来到曼斯菲尔德庄园的时候,她自以为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因此深感孤独和悲伤。但是埃德蒙德的出现,带给她生活强烈的光芒。埃德蒙德是她唯一的安慰、依靠和信仰,久而久之,她不可自拔地爱上埃德蒙德,并隐藏其感情,朋友般地与他相处。随着克劳福德兄妹的到来,几个人的感情陷入矛盾和纠结中。亨利克关注着有婚约在身的玛利亚,玛丽·克劳福德关注着汤姆,埃德蒙德为玛丽着迷,并向范妮倾诉,而这时玛丽·克劳福德又转向了埃德蒙德。相反,在范妮看来,玛丽没有像埃德蒙德所说的那样令人着迷,而埃德蒙德因为经常和玛丽在一起,忽略了范妮,范妮因此倍感痛苦。

与玛丽的感情相比,范妮的感情是真诚的而又波动的,她的爱不掺杂金钱、地位等任何杂质,所以她拒绝了亨利克的求婚,同时她又看不清对埃德蒙德的感情,是亲情还是爱情。范妮虽然不是很满意埃德蒙德的牧师职业,但是仍站在他身边无条件地支持他,最终,埃德蒙德看清了玛丽的面目而选择了范妮。在对待爱情和婚姻上,范妮与其他传统女性有所不同,她的爱情和婚姻是以真诚的感情为基础的,而不是建立在金钱和财富之上的。 

反讽

在《曼斯菲尔德庄园》中,“反讽”不仅是艺术手段,也是作者的观察方式,它是作家揭示生活中表象与实质,愿望与现实的种种矛盾和不协调的重要手段,也是这部小说带有喜剧性的重要原因。其特点是陈述中的两个对题不但相安无事,甚至往往相反相成,达到一种二律背反似的浑和境界。“婚礼十分得体,新娘打扮得雍容华贵,两位女嫔相逊色得恰到好处,她的父亲把她交付给新郎,她母亲手握着监站在那里,准备着激动一番,她姨妈醌酿着眼泪……”这“冷面滑稽”的效果反映了生活的现实而显出深思熟虑。另外喜剧人物诺里斯太太的自我暴露,乡村傻瓜罗什渥兹和城市傻瓜耶茨的相映成趣,都能产生审美意义上的笑。奥斯汀似乎看透了这个世界的似非而是或似是而非性,但又不刻意追求笑料,夸奇逞玄。这种反讽调侃增添了小说的喜剧性色彩而具有浪漫主义。 

语言

奥斯汀在作品中常用人物自身语言展示人物性格,并烘托出小说主体,整部作品中有一半篇幅是以对话为主。例如原著第二十章的对话内容充分表现出人物的性格特点,玛丽在其所说的八句话中使用了14次“I”,这体现出她强烈的自我意识以及希望被高度关注的心理,以Guess my surprise开始到all the hay in the parish的句子中,用了一个感叹号,两个最高级形式,三个all,通过此种方式将说话的内容进行高度的强化,让读者可以更加深入的了解玛丽的性格。其次也体现出玛丽具有进攻性的性格特征,她在讲话中总是带有对曼斯菲尔德庄园的嘲讽和不满,与之相对应的是,埃德蒙在讲话中只用一次“I”,他的谈话更具有客观性,并且语气委婉,从中可以看出两个人强烈的性格反差。 

《曼斯菲尔德庄园》这本小说共分三册,于1814年5月由艾杰顿出版,并标明为《理智与情感》及《傲慢与偏见》的作者所著。第一版发行了一千五百本,每本书十八先令,而且在六个月内就销售一空。 

1990年Whit Stillman的喜剧电影《大都会》(Metropolitan)中套用了曼斯菲尔德庄园的情节,将背景转换到当代的纽约。剧中人物争辩时也引用了奥斯汀作品。

简·奥斯汀(Jane Austen),1775年12月生于英国汉普郡的史蒂文顿,兄弟姐妹八人。父亲在该地担任了四十多年的教区长。他是个学问渊博的牧师,妻子出身于比较富有的家庭,也具有一定的文化修养。因此,奥斯汀虽然没有进过正规学校,但是家庭的优良条件和读书环境,给了她自学的条件,培养了她写作的兴趣。她在十三四岁就开始写东西,显示了她在语言表达方面的才能。1800年父亲退休,全家迁居巴思,住了四年左右,他在该地去世,于是奥斯汀和母亲、姐姐又搬到南安普敦,1809年再搬到乔登。1816年初她得了重病,身体日益衰弱,1817年5月被送到温彻斯特接受治疗,可是治疗,医治无效,不幸于同年7月18日死在她姐姐的怀抱里。她终生未婚,安葬在温彻斯特大教堂。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 91940 17440 91194 49787 80450 6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