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无花(小说《楚留香传奇》主要角色)

虚拟小说《楚留香传奇》第一部《血海飘香》中出场,外貌姣好,惊才绝艳,下棋、弹琴、诗画、烧菜均是天下第一绝,是少林第一高才,号称“七绝妙僧”  。

其真实身份是天枫十四郎和石观音之子,南宫灵的哥哥,无花欲与弟南宫灵实现其父的阴谋,事败杀南宫灵灭口,败于香帅后诈死;《大沙漠》中,投靠其母石观音,化名吴菊轩助其母于龟兹篡国,复败于楚留香后被柳无眉所杀。

虚拟小说《血海飘香》第一次写到无花,是通过楚留香和宋甜儿、李红袖、苏蓉蓉三女的对白先声夺人:

他(楚留香)笑着道:「你最想见的人是谁?当今天下,谁的琴弹得最好?谁的画画得最好?谁的诗作得令人销魂?谁的菜烧得妙绝天下?」

他话未说完,李红袖已拍手道:「我知道了,你说的是那妙僧无花。」……

苏蓉蓉温柔笑道:「我听说此人乃是佛门中的名士,不但诗词画书,样样妙绝,而且武功也算是高手。」

楚留香道:「岂止是高手,简直可说是少林弟子中的第一高才,只可惜他……他实在太聪明了,精通的实在太多,名也实在太大,是以少林天湖大师册立未来掌门时,竟选了个什么都比不上他的无相。」

主角先不现身,而是通过别的人物的转述来诱发读者的想像,这是叙事学上的惯用招数。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引用这段对白,是因为这段话非常重要,是在无花还没出场的情境中已写出了无花的风姿和命运,尤其是命运。

以无花之才,天湖大师不立他而立无相,已隐隐可见无花身上必有另一种令人不安的东西。

而对此,无花本应像李红袖说的那样「不会在意」,可是身世和野心令他对此是「很在意的」。不过,这种在意却不是左冷禅式或者岳不群式的,而是无花式的——这样的区别是非常重要的。

孤舟上端坐着个身穿月白色僧衣的少年僧人,正在抚琴。星月相映下,只见他目如朗星,唇红齿白,面目皎好如少女,而神情之温文,风采之潇洒,却又非世上任何女子所能比拟。

他全身上下,看来一尘不染,竟似方自九天之上垂云而下。

这是无花出场时古龙对他的描写,所谓惊为天人。

一个人飘飘自后堂走了出来,素衣白袜,一尘不染,就连面上的微笑也有出尘之意,正是那妙僧无花。

精通忍术,乃是东瀛人天枫十四郎之子。

◆「少林神拳」:

名震天下的少林派拳法,招式刚猛。

◆「弹指神通」:

少林派内家的武功,一指弹出一缕锐风,急攻对手穴道。

◆「风萍掌」:

少林外家的绝技,掌影飘飞,如狂风中漫天飞舞,顾名思议,这掌力已非以力见长,而是以巧取胜,掌势诡异飘忽,竟是虚多于实。

◆「死眷术」:

忍术九大秘功之一,银光闪闪的飞环,更带说不出的诡异奇秘,飞旋来去,看来竟似是活的。

◆「丹心术」:

原文:『突见一片紫雾海浪殷拥来,雾中似乎还夹一点亮晶品助紫屋,楚留香身子後退,突然冲天飞起。 只吸「轰」曲一声大震,如电闪雷轰,紫雾轻姻褒娜四散,本在楚留香身庸的株大树,竞被从中间劈成两半,两边倒下,树心如遭雷击己成焦炭,一阵风欧过,树时片片飞舞,一栋生气勃勃的大树,转瞬间便已全部枯死,青绿的树叶,也大半变成枯黄颜色。』

◆「迎风一刀斩」:

原文:『突见天枫十四郎一把疆起长刀,人已跃起刀已出鞘刀光如一涵秋水,碧绿森寒,刺人肌骨。

天枫十四朗左手反握刀片,右手正持长刀,左手垂在腰下,右手举刀齐眉,刀锋问外,随时都可能一刀斩下。但他身子却石像般动也不动,妖异的日光,凝注楚留香刀光与目光,已将楚留香笼罩。

刀虽仍未动,但楚留香却已觉得自刀缝逼出的杀气,越来越重他站在那里,竟不敢移动半寸。

他知道自已只婴稍微动动,便难免有空门露出,对方的必杀之剑就立刻要随之斩下。

这以静制动正是东独创道之精华。 也就在这时,天枫十四郎暴喝一声,掌中长剑已急斩而下。

他算准了楚留香的退路,算推了楚留香实已退无可退,避无可避这刀实是「必杀之剑」。

这刀看来乎平无奇,但剑道中之精华临故时之智慧,世人所能容纳之武功极限实已全都包涵在这一刀之中。

天枫十四朗目光尽赤,满身衣服也被他身体发出的真力鼓动得飘飞而起这一刀必杀,他已不必再留余力。

这「迎风一刀斩」,岂是真能无敌于天下?』

楚留香对无花有一个评价:「你真是个奇怪的人,无论多卑鄙、多可恶的话,你竟都能用最温柔、最文雅的语调说出来。」这之前,他们是惺惺相惜的朋友。「只可惜那时我纵然怀疑世上的每一个人,也不会怀疑到连琴声都不愿沾着杀气的无花身上。」楚留香说。而无花则说:「你我的友情,如今所剩下的,已不如眼睛里的沙粒多了。」

既已如此,他们之间免不了要有一战。当无花败于香帅时,无花的神色和古龙的笔调一样冷静:

「很好,我今日总算证实,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他的语调那么平淡,就像刚才证实的只不过是场输赢不大的赌博而已,任何人也听不出他已将生命投注到这场赌博中。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你虽已输了,但无论如何,你的确输得很有风度。」

无花发出一声短促的笑,道:「我若胜了,会更有风度的,只可惜这件事已永远没有机会证实了,是么?」

楚留香黯然道:「不错,你的确永远没有胜的机会了。」

按书中的安排,无花是反面角色,但当你看完全书,挥之不去的竟然只是无花的“孤洁”的形象,这可能是叙事学上人物有时不受作者控制的经典案例,如托尔斯泰的安娜,司汤达的于连。

《世说新语》所谓“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自然是风尘外物”,那正是无花的风神。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 91940 17440 91194 49787 80450 6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