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方强(开国中将)

方强(1912年2月13日-2012年2月8日),原名方鳌轩,别名方长,湖南省平江县长寿街人,码头工人家庭出身。读小学4年,后当码头苦工。开国中将、浙大主任医师、大学教授、邮电学院教授、农业大学副教授、院士等等。 

1926年任湖南平江县献钟工人纠察队区队长,平江青年义勇队区队政治指导员。

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革命军,担任平浏游击队宣传队组长。

1930年8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第3师第7团连政治委员。

1931年春至1932年4月任红3军团第5军第1师第2团政治委员、党委书记。

1932年8月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警卫营政治委员。

1933年3月任中革军委警卫团政治委员。领导的所在团被授予“红军模范团”称号。同年春至6月任瑞金卫戍区模范团政治委员。6月至8月任红9军团第3师第7团政治委员。9月任粤赣军区第22师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11月起任中共粤赣省委员会执行委员。率部参加中央苏区第一至第五次反“围剿”作战。

1934年10月参加长征,同年12月至1935年7月任中央军委纵队干部团总支书记。

1935年9月奉命随总司令部南下川康边。

1936年10月到达甘肃会宁会师。11月奉命 编入西路军,参加西征作战。同月至1937年3月任红军西路军第9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

1937年4月西路军失败后,在突围中被俘。在狱中组织党支部,任

全国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8月至12月任八路军第129师第385旅政治部主任。同年10月至1941年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

1938年12月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党务委员会副主席、中共中央学校管理委员会委员。

1939年初任中央军委华北战地工作考察团团长。

1941年3月至9月任中央军委秘书长、留守兵团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1942年1月至1945年8月任陕甘宁边区陇东分区警备司令部副政治委员。

1942年5月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候补委员,6月起任西北局民兵工作委员会成员,8月起任西北局友军工作委员会委员。

1945年4月至6月作为陕甘宁边区代表团成员出席中共七大。同年12月至1946年8月任合江军区司令员兼第一军分区(亦称依兰军分区)司令员(至1946年4月),1946年1月至1947年2月任合江军区党委副书记,1946年8月至1947年2月任合江军区政治委员。

1945年底至1946年6月任中 共合江省工作委员会委员、军事部部长,1946年6月至1947年2月任中共合江省委常务委员、军事部部长(至1946年8月)。

1946年10月至12月任佳木斯卫戍

1947年5月至8月任东满独立师师长。同年6月至1948年2月任中共吉林省委委员。

1947年9月至12月任东北民主联军第10纵队第30师师长,11月至12月任师党委委员。

1948年1月至1949年3月任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第141师师长、师党委常委。

1948年3月至11月任第10纵队副司令员。

1948年11月至1949年3月任东北野战军第13兵团第47军副军长、党委常委,1949年3月兼任第141师师长。4月至9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15兵团第44军军长、党委常委。参加创建和巩固东北根据地的斗争,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广东战役。

1949年10月至1950年10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4军军长、党委常委。1950年10月至1951年4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广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海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临时党委书记。1951年6月至1953年1月任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1953年2月至6月任基地党委书记。同年

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

著有《红军战士话当年》、《为祖国而战》、《为国防而战》、《留苏学习笔记》、《赤诚集》等书。

[方强:长征路上历经磨难 一把锅灰治好痢疾]

舞剑、背诗,是方强将军离休后每天雷打不动要做的事。“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只要听到有人提起毛主席诗词,方强总会很兴奋地告诉大家,毛主席这

虽已95岁高龄,方强说起长征往事来仍如数家珍。与绝大多数长征幸存者不同的是,方强是背着一口政治“黑锅”踏上漫漫长征路的。

长征前,方强因为坚决贯彻毛泽东军事路线被关进了国家保卫局。“大概我年纪还轻,出身好,是师级干部等等,算是侥幸地把我带上长征了。”方强所在的国家政治保卫营,随国家保卫局行动,被编入第2纵队第4梯队。

在抢渡湘江后,红军突然改向敌人力量相对薄弱的贵州进军。按照原先计划,红军应该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方强感觉到有些不同寻常,悄悄地问保卫营营长吴烈这是谁的主张。

“是毛泽东!”方强说,“我当时脱口而出。”

方强重新看到了希望。方强说:“一个晴朗的下午,国家保卫局局长邓发把我们被关押的同志召集在一起,郑重地向我们宣读了遵义会议决议。第二天,我们被放出来,我被分到中央军委干部团工作。”

卸下了政治“包袱”,方强随干部团在刘伯承、宋任穷的率领下,伪装

“敌人从山头上不时向我们打冷枪、推滚石。尖刀连的学员有的中弹牺牲,有的被滚石砸伤。后续学员就利用地形地物,贴着悬崖、死角跃进,才避免伤亡。”

干部团一接近通安州,便和刚从西昌、会理方向赶来的川军一个旅遭遇。敌军有两个团和一个迫击炮连,占据易守难攻的地势,企图抢占通安州,阻止红军北进。干部团只有三个营,与敌力量对比悬殊。

冲锋部队在迫击炮、重机枪的火力掩护下,插入敌阵,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方强和周士第率领侦察排出击,卫生队长也参加了,一举打下火焰山阵地,歼灭了数倍于干部团的敌军。

方强随干部团抵达懋功后,因食青稞引起肠胃消化不良

卓克基是个藏民居住区。在红军到来之前,藏民听信了国民党的宣传,把粮食藏到山里,人也躲进了山里。部队得不到补给,只能向毛儿盖行进。

此时方强的腹泻已经转为痢疾,奄奄一息地躺在担架上,由医护人员抬着向前转移。一路上找不到粮食,只能挖野菜和摘豌豆叶充饥。在长征途中,染上痢疾就只有等死了。方强找炊事员把烧饭锅的锅底灰刮下来,用开水调好后当药灌进肚子里。一天三次,一连三天,大把大把的锅灰喝进去,痢疾竟奇迹般地好了。

此时刘伯承已经丧失了对部队的指挥权,处于张国焘的软禁中。“刘伯承对我说,要注意口紧,党内现在有斗争,你赶快到五军团去,随五军团行动。”

但刘伯承没有能够保护方强,方强第二次被关进了保卫局。不久,方强被一根绳索绑住双手,在警卫人员的押送下,再度翻越千年积雪的夹金山……方强“政治犯”的身份一直持续到1936年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前夕,几乎在一夜之间,方强就由“政治犯”跃升为川康省苏维埃政府秘书长兼内务部长。

后来又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方强,历经磨难。上世纪80年代,方强从海军副司令员的岗位上离休。每当方强锻炼身体时间长了点,受到警卫人员的劝阻时,他总是倔强地说:“这算什么?在我们老家,90多岁了还有人下农田,挑稻谷。我一点也不累。”

2012年2月8日凌晨3时58分,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开国中将、海军原副司令员方强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方强同志在北京西城区的家中吊唁。方强之子、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研究员方勤学对记者说:“父亲把一生都献给了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国家军队建设和军工事业,共和国鲜红的旗帜上有过他的鲜血,建国后为创建人民海军和发展造船工业付出了毕生心血”。

另外,根据方强同志本人遗愿,丧事从简,只在家中设灵堂,不在八宝山举行遗体送别仪式。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