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押沙龙

押沙龙(Absalom)是大卫第三个儿子,他的生平事迹详记于撒母耳记下13至18章。他也算为圣经中的“名人”,却不像所罗门那样为耶和华建造圣殿而知名,而是因为他成为大卫家的逆子而成名!

古时以色列国王大卫的第三子,为大卫所宠爱。其事迹载于〈撒母耳记下〉13~19章。他容貌俊美、不遵守法度、刚愎自用。他因为胞妹他玛被大卫长子(他的异母哥哥)暗嫩奸污,而设计杀死暗嫩,为此被放逐。后来,他发动反抗父亲的叛乱,占领耶路撒冷,但在以法莲(今约旦西部)树林中全军覆没。他的堂哥约押趁押沙龙的头发被橡树枝缠住时将他杀死。尽管押沙龙有叛乱之举,大卫对他的死仍十分伤痛。

按先知拿单对大卫的预言:"你既藐视我,娶了赫人乌利亚的妻子为妻,所

当先知预言刀剑不离大卫的家,他的妃嫔“在日光之下”与人同寝时,大卫无法想像这预言会由他儿子应验在他身上。这就是说大卫无法猜度神会在哪一方面管教他。但最重要的是大卫谦卑诚实地接受神的管教(参撒下16:11-12),所以仍蒙神重用。

不接受神管教的人,多半把所遭受的打击看作“偶然”的事。有人想:如果我忽然得了不治之症,遭火灾、贼劫,那就是神的管教了!但神未必照我们所想像的管教我们。就像大卫,怎会料到神藉家庭的叛变管教他?受管教不回头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根本不认为是神的惩治。罗得在创14章所多玛被四王掳掠时,如果知道回头,就不必等到神降火灭所多玛时,两手空空的离开所多玛了(创19)。以色列人在旷野一再受神管教,因他们不看为是神的管教,甚至像可拉的叛乱中,除可拉党受罚之外,另有二百五十人被火烧灭(民16:31-40)。那时以色列人仍不信是神的惩治,第二天就埋怨摩西、亚伦说:"你们杀了耶和华的百姓了。”(民 16:41)明明是神杀的,怎么说是摩西、亚伦杀的?终于他们又遭受大瘟疫,死了一万四千七百人(民16:48-50),但他们仍不信服(民17:12-13)。这些记载证明他们倒毙旷野是罪有应得的报应,现在,我们看看押沙龙有何失败之处。

“以色列全地之中,无人像押沙龙那样,得人的称赞: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撒下 14:25)

全圣经只有这一节经文如此形容一个男人(雅歌书中对良人之赞美除外):"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看来押沙龙不但面貌英俊,体格肌肤也都完美无瑕。这样的男子,会不会像女孩子那样,因自己长得美丽而骄傲?当然会。就如一个男子若长得很丑陋或矮小,也会因此而自卑。既然男子因自己矮小丑陋自卑,也必会因自己俊美而心高气傲了。从撒母耳记下15章所记,押沙龙不但骄傲,而且狂妄自大,任意妄为。

大卫因为多妻(代上3:1-9),儿女众多,在这方面没有建立好榜样,可能因此对儿女在男女关系的事上,不敢严责。押沙龙是大卫与玛加所生的儿子(撒下3:1-5; 代上3:1-4)。他有个同母的胞妹他玛(撒下 13:20),被他们同父异母的长兄暗嫩所污辱。暗嫩是大卫与亚希暖所生之长子。大卫虽然知道这件事,却未认真惩治;押沙龙怀恨在心,蓄意报复,而且计划周详:

他告诉妹妹他玛“暂且不要作声……”。从下文可知道暂且不要作声,只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绝不是不放在心上的意思。他要不动声色地让人不提防他报复的计谋,使他的计谋在人不知不觉中逐一实现。

押沙龙虽是少年人,内心却险恶而深藏不露。撒下13:20节说他“怀恨”暗嫩。但事过两年,仍仿佛若无其事,且趁“剪羊毛”设宴款待众王子。按下文23-29节,当时大卫还对押沙龙说:"我儿,我们不必都去,恐怕使你耗费太多”,可见大卫所关心的,只是恐怕爱儿耗费太多,众王子也全未提防押沙龙会利用这机会杀暗嫩。两年来已存心杀兄长,竟然不露形迹,这外表俊美的押沙龙,内心却阴险可怕。

押沙龙如此设计杀暗嫩,显出他不给人有悔改机会,也不让人有拦阻他杀所要杀之人的机会,他是个无论如何必要达到目的的人。

暗嫩被杀后,押沙龙逃到基述王那里三年(撒下13:37-39),大卫没有认真追究。因为不论暗嫩或押沙龙,都是大卫的骨肉。暗嫩既已死,大卫心中想念押沙龙。就在这时,大卫手下的元帅约押设计劝说大卫让押沙龙回国(撒下14:18-24)。圣经未记明,约押为押沙龙说话,究竟有什么用心。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押沙龙从未为设计杀兄长这件事知罪悔罪,便含糊地回国。虽然押沙龙获准见大卫时,曾俯伏在地(撒下 14:33)但这在当时只是朝见君王的礼貌,押沙龙从未有知罪悔罪的经历,就被接纳归回。这成了大卫国度日后产生叛乱的祸根。正像未真正悔改就受水礼加入了教会的“信徒”,终必成为教会的负累。

押沙龙对妹妹的疼爱是不容忽视的,这一点足见圣经被誉为第一部现实主义作品的原因——充分展现了人物的两面性。分析押沙龙的时候,忘记他的这一面绝对是错误的。押沙龙杀暗嫩自是足以体现,此后他将自己的一个女儿也命名为他玛(撒下14:27)也体现出了这种亲情。

全未悔改的押沙龙归回了,但他心里所筹算的,完全是为了自己,丝毫也不顾念大卫国度的利益。押沙龙所想所作的,活生生的显出一个为自己筹划的人,与为神全家尽忠、或以神家的损益为念的人,截然不同。用爱心待人与用手段笼络人,似乎真假难分,实则有天渊之别。

“押沙龙为自己预备车马,又派五十人在他前头奔走”,不是为大卫的国度训练精兵,是为自己摆出王者的气派。他常常早晨在城门口装着为人民争讼申雪冤情,其实是挑拨人民对大卫的敬爱。撒母耳下15:25节说:"凡有争讼要去求王判断的,押沙龙就叫他过来,对他说:"你的事有情有理,无奈王没有委人听你申诉。……若有人近前来要拜押沙龙,押沙龙就伸手拉住他,与他亲嘴……这样,押沙龙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

关心百姓的事,跟百姓亲嘴,为百姓的冤情抱不平,还有什么不对?这还不是一个好“王”么?但整个问题在于,他其实根本不关心百姓,也不为任何冤情抱不平,他只关心自己是否能登上宝座。他所有的“德政”都是谋叛夺权的计谋而已!

押沙龙有作王的野心,却没有神的膏立;有“大志”却没有大智;有“异象”,却没有托付。押沙龙虽然杀了长兄暗嫩,但还有次兄基利押(撒下3:1-3),所以他仍无继承王位的希望。事实上,后来继位作王的所罗门,并不是按一般王子长幼次序,乃按神的拣选。但押沙龙根本不理会人的传统或神的拣选,自己要篡位作王,把作神选民之王的地位,与争作属世君王求取荣华富贵,看作同一回事,完全不知道作神百姓的“牧者”,就是作神的仆人,按神的旨意引导、治理百姓。他只看见大卫在平定四周仇敌之后,国家进处太平时之景况,完全忽视了大卫如何四处逃亡,身经百战,多次出生入死,不顾性命的完成神的托付,以及许多艰苦的建国经历。他以为只要善用政治手段,就可以坐享现成的王权!

“他的头发甚重,每年底剪发一次;所剪下来的,按王的平称一称,重二百舍客勒。”(撒下 14:26)

押沙龙的俊美之中,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长了一头长而美的头发。圣经中以女人有长发为美,但只有押沙龙这男子以长发为美。旧约时拿细耳人是不剪发的;所以也有长发。但拿细耳人的长发是分别为圣的记号,表明他是个事奉神的人,却不是以长发为夸耀。但押沙龙的长发却刚刚相反,并不表示分别为圣,反而是表现个人俊美,夸耀自己的“特色”。他绝不像拿细耳人不剪发,而是每年剪一次,且用“王的平称”称过有多重,可见他对自己的头发多么重视,男人重视虚荣到这地步,可谓绝无仅有。但押沙龙终于因他所夸耀的头发而死。他在战败逃走时,头发被树枝缠住,座骑走掉,自己被吊在树上,被枪刺死(撒下 18:14)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 91940 17440 91194 49787 80450 6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