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孙楚(西晋官员、文学家)

孙楚(220年-293年)  ,字子荆,太原中都(今山西平遥)人,西晋官员、文学家。曹魏骠骑将军孙资之孙,南阳太守孙宏之子。

出身于官宦世家,史称其“才藻卓绝,爽迈不群”。少时想要隐居,对王济说:“当枕石漱流”,不小心说成了“漱石枕流”。王济反问:“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楚说:“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砺其齿。”身为中正的王济“状”孙楚为“天材英博,亮拔不群”,为镇东将军石苞的参军。晋惠帝初为冯翊太守。元康三年(293年)卒于任上。著有文集六卷。

孙楚才气辞藻卓绝,爽朗超逸不合群,多所欺凌怠慢,缺少同乡里的赞誉。四十多岁,才参加镇东军事。司马昭派苻劭、孙郁出使吴国,将军石苞让孙楚给孙皓写信,让苻劭、孙郁等人到了吴国,不敢把书信递上。 

孙楚后来迁任佐著作郎,又参加石苞骠骑军事。孙楚既依仗才气,对石苞很是侮慢瞧不起,当初到任,作一个揖说:“天子让我参知你的军事。”因此便产生了隔阂怨隙。石苞陈奏孙楚与吴国人孙世山一起毁谤时政,孙楚也上表自我辩解,纷争多年,事未判决,又与乡闾人郭奕争执。司马炎虽然没有公开治他的罪,但也因微贱之事受责,便经年累月废置无闻。当初,参军不敬重府主,孙楚轻视石苞,于是制定了对府主施敬的条例,这是从孙楚之事后开始的。 

征西将军、扶风王司马骏与孙楚是旧友,起用为参军。转任梁县令,迁为卫将军司马。

当时龙在武库的井中出现,群臣将要上表祝贺,孙楚上言道:“不久前听说武器库的井中有两条龙,群臣中有人认为是吉祥之兆而祝贺,有人认为是凶兆而不应祝贺,可算是楚国已经错了,而齐国也未必对。龙有时潜伏深渊,有时遨游于云汉苍穹,如今蟠曲在井中,与蛙虾相同,哪里只是管库的士人中有的隐伏,差役中的贤人埋没在行伍之中呢?所以说龙呈现出光辉,使人有所感悟。希望陛下赦免小过失,举荐贤才,托梦傅公岩,盼望渭水边,修治学官,起用滞留不升之人,命令公卿,举拔可以使民风淳厚的节操高尚的君子,又推荐可以治理烦乱正世直言的才能出众的俊才,不要有世族关系的,一定要首先选拔隐逸贫贱之人。那作战攻取之事,兼并统一之威,五伯之事,只是韩信白起的功业罢了;而制礼作乐,阐发并弘扬大道的教化,才是士人出筋力的时候啊!希望陛下选用狂夫之言。”

惠帝初年(290),任冯翊太守。

元康三年(293)。孙楚去世,死时大约70多岁。 

孙楚与同郡人王济友善,王济为本州大中正,访问者评定邑人品类情况,问到孙楚,王济说:“这个人不是你所能目测的,我亲自来测定。”便把孙楚评定为:“天才英博,亮拔不群。”孙楚年少时想隐居,对王济说:“我要枕石漱流。”错误地说成“漱石枕流”。王济说:“流水不可枕,石头不可漱。”孙楚说:“之所以用流水为枕,是要洗耳;之所以用石头漱口,是要砥砺牙齿。”孙楚年幼时所推崇佩服的,只有王济。当初,孙楚为妻子服丧期满,作诗给王济看。王济说:“不知道文生于情,情生于文,看后凄凉悲伤,更加看重夫妇之情。” 

王济:““天才英博,亮拔不群。”

《晋书》:”孙楚体英绚之姿,超然出类,见知武子,诚无愧色。览其贻皓之书,谅曩代之佳笔也。而负才诞傲,蔑苞忿奕,违逊让之道,肆陵愤之气,丁年沈废,谅自取矣。“

赞曰:”应元蹈义,子荆越俗。江寡悔尤,孙贻摈辱。“ 

孙楚仕途曲折坎坷,但他以其超群的才藻,给后人留下了一些诗赋、书信等,为研究这一时期的文学创作提供了资料.孙楚的作品至南朝梁时,即有编定的集子,据《隋书·经籍志》记载,当时他的集子共有6卷。到清朝严可均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共收录他的赋17篇,另外,还有奏议,书信等。明人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辑有《孙冯翊集》。

从保留下来的作品看,他关心现实,特别是对于当时以品第选人的制度深怀异义。据《晋书》本传记载,孙楚在禁军中担任司马时,有一次,有人传言说在武器库的井中发现了龙。朝廷大臣就此事议论纷纷,有的认为是吉祥之兆,上表称贺,也有认为龙蛰于井中,是不祥之兆,保持缄默。孙楚就此也上了一封奏章,借题发挥,认为是西晋朝廷不能举贤任能的象征。他说:“夫龙或俯鳞潜于重泉,或仰攀云汉游乎苍昊,而今蟠于坎井,同于蛙虾者,岂能管库之士或有隐伏,厮役之贤没于行伍。故龙见光景,有所感悟。”他劝告普武帝耍“赦小过,举贤才”,就象殷王武丁渴求得到博说,周文王寻求姜尚那样, “申命公卿,举独行君子可敦风厉俗者,又举亮拔秀异之才可以拨烦理难矫世抗害者,无系世族,必先逸*.”这种用人思想,是对世族统治的反抗,能在当时提出来,足见其胆识过人。

可以说,这种思想,贯穿在他的整个活动中。他在一篇《杕杜赋》中也曾说过, “无用获全,所以为贵;有用获残,所以为*,”激烈地抨击当时的门阀制度,认为那些达官显贵,都是无用之徒,而那些贫*有用之人,却多遭残害。在另一篇《论求才》中,他更直截了当地说: “假若秀才答五问可称,孝廉答一策能通,此乃雕虫小道,何关治功?得人以此求才,徒虚语耳!”从这些议论中,就不难理解他为什么仕途坎坷,久不得遇了。

尽管孙楚仕途坎坷,但他并不逃避现实,对现实仍然充满乐观态度。在他的诗赋中,很少颓废厌世之调,而是充满了浓厚的生活气息和奋发精神。他的《登楼赋》对长安城内外景象的描述,便是一例。其中, “牧竖吟啸于阡陌,舟人鼓枻而扬歌。营巷基峙,列室万区,黎民布野,商旅充衢”数句,将长安城外的田园风光及城内市区景象,描写的历历在目,逼真可信。表现了对生活的热爰和对现实的追求。

孙楚的送别之作对人生充满积极向上的精神。例如他的《征西官属送于陟阳侯作诗一首》便是这样。 “天地为我炉,万物—何小。达人垂大观,诫其苦不早。”表现了对死生的无虑,以及对征人的深切慰勉。 

《答弘农故吏民诗》 

《除妇服诗》 

《太仆座上诗》 

《会王侍中座上诗》 

《祖道诗》 

《征西官属送于陟阳候作诗》 

《之冯翊祖道诗》 

孙资,官魏骠骑将军

孙宏,官南阳太守

孙众,孙众及孙洵俱未仕而早终

孙洵

孙纂,惟孙纂子孙统、孙绰并知名 

孙盛,东晋史学家

孙统

孙绰

孙登

孙腾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 91940 17440 91194 49787 80450 6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