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仇英(明代绘画大师、儒客大家)

仇英(约1497-1552)字实父,号十洲,原籍江苏太仓,后移居苏州。  中国明代绘画大师,儒客大家,吴门四家之一。

仇英尤其擅画人物,尤长仕女,既工设色,又善水墨、白描,能运用多种笔法表现不同对象,或圆转流美,或劲丽艳爽。偶作花鸟,亦明丽有致,与沈周、文徵明、唐寅并称为“明四家”。

仇英字实父,号十洲,江苏太仓人,后移居吴县(今苏州)。约生于明弘治十年左右(1497年),卒于明世宗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存世画迹有《汉宫春晓图》、《桃源仙境图》、《赤壁图》、《玉洞仙源图》、《桃村草堂图》、《剑阁图》、《松溪论画图》、《桃花源图》、《仙山楼阁图》、《莲溪渔隐图》、《桐阴清话轴》、《秋江待渡图》等。

仇英出身寒门,幼年失学,曾习漆工,通过自身努力成为中国美术史上少有的平民百姓出身的画家,并与诗书满腹的沈周、儒家风范的文徵明、风流倜傥的唐寅齐名,成为画史上“明四家”之一。 

仇英是明代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与沈周,文徵明和唐寅被后世并称为“明四家”、“吴门四家” ,亦称“天门四杰”。沈、文、唐三家,不仅以画取胜,且佐以诗句题跋,就画格而言,唐,仇相接近。仇英在他的画上,一般只题名款,尽量少写文字,为的是不破坏画面美感,因此画史评价他为追求艺术境界的仙人。

仇英早年尝为漆工、画磁匠,并为人彩绘栋宇,后为文徵明所称誉而知名于时。后来仇英以卖画为生,周臣赏识其才华,便教他画画,仇英临摹宋人的画作,几乎可以乱真,例如《清明上河图》。仇英作品题材广泛,擅写人物、山水、车船、楼阁等,尤长仕女图,擅长界画。

仇英是明代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苦学成功,是人物、山水画的一位能手,文徵明赞其为“异才”,连董其昌也称赞他“十洲为近代高手第一。”

仇英年轻时以善画结识了许多当代名家,为文徵明、唐寅所器重,仇英的好友彭年记载:“十洲少既见赏于横翁(文徵明)”,又拜周臣门下学画,并曾在著名鉴藏家项元汴、周六观家中见识了大量古代名作,临摹创作了大量精品。他的创作态度十分认真,一丝不苟,每幅画都是严谨周密、刻划入微。

仇英,画师周臣,工山水,人物,女,而格力不逮。特工临摹,粉图黄纸,落笔乱真。至于发翠豪金,丝丹缕素,精丽艳逸,无愧古人。尝作上林图,人物,鸟兽,山林,台观,旗辇,军容,皆臆写古贤名笔,斟酌而成,可谓绘事之绝境,艺林之盛事也。董其昌题其仙弈图谓:“仇实父是赵伯驹后身,即文,沈亦未尽其法。”  洵非过誉。尤工女,神采生动,为明代工笔之城。正德十五年(1520)与文徵明合仿李公麟《莲社图》,藏故宫博物院。 

仇英作品题材广泛,擅写人物、山水、车船、楼阁等,尤长仕女图,擅长界画。

仇英擅长画人物、山水、花鸟、楼阁界画,画法苍秀,构思巧妙,笔墨俊雅,尤长于临摹。常临仿唐宋名家稿本,如《临宋人画册》和《临萧照高宗中兴瑞应图》,前册若与原作对照,几乎难辩真假。画法主要师承赵伯驹和南宋“院体”画,青绿山水和人物故事画,形象精确,工细雅秀,色彩鲜艳,含蓄蕴藉,色调淡雅清丽,融入了文人画所崇尚的主题和笔墨情趣 。 

仇英擅人物画,尤工仕女,重视对历史题材的刻画和描绘,吸收南宋马和之及元人技法,笔力刚健,特擅临摹,粉图黄纸,落笔乱真。

仇英的山水画师法赵伯驹、刘松年,发展南宋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的“院体画”传统,综合融会前代各家之长,即保持工整精艳的古典传统,又融入了文雅清新的趣味,形成工而不板、研而不甜的新典范,还有一种水墨画,从李唐风格变化而来,有时作界画楼阁,尤为细密。常作上林图,人物、鸟兽、山林、台观、旗辇、军容,皆忆写古贤名笔,

仇英流传作品较少,其中上海博物馆仅存有二十三幅,最具代表性的精品《剑阁图》,为仇英晚年时期客居于收藏家项元汴处摹仿历代名迹所绘,落笔乱真。图中连山险绝,崖立如劈,气势奔放,人马沿山腰行走,或隐或现,生动地描绘了蜀道行旅之难。北京故宫博物院更是藏品丰富。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山水》册为工笔重色人物仕女画,共十页,每页描写古代历史人物和神话传说故事。  其中《竹院品古》,人物衣纹,略带战(颤)笔,仿周文矩法。《子路问津》、《琵琶行》、《明妃出塞图》几幅,衣纹线条兼作兰叶描,布局、结构、树石等画法,全仿马和之。《贵妃晓妆》,《吹箫引凤》二图,仕女唐妆,形象秀丽,衣纹铁线描,细劲流畅,画法从五代、宋人传统发展而来。惟花鸟画传世真迹绝少,故宫收有一片双钩兰花散页,几乎成为孤本。国内其他博物馆也有一些作品收藏,如天津博物馆藏《桃源仙境图》,优美恬静的山川景色,点缀以人物,增添了布景用意之妙。

仇英存世作品数量稀少。《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统计表明,内地现存仇英作品只有47件。此外,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等2家海外文博机构也借展3件作品,使展品规模达到31件。 

以仇英名款出现的《清明上河图》有两本原藏于清内府,《石渠宝芨》初编著录一本原藏重华宫,落款“吴门仇英实父摹宋张择端笔”,本幅即为《石渠宝芨》所著录的。仇英与张择端一样,在他的《清明上河图》也表现了热闹纷扰的市井生活和民俗风情,场面宏大。画面真实地描述了城郊、城内、宫城在清明时节的不同景象。有荒凉的郊外、也有繁华的闹市;有乡间的草舍茅屋,清静的田间小路,也有布局典雅、华丽的宫城;有达官贵人在宫廷中尽情享乐的场面,也有农夫在田间辛勤劳作的场景。画面中共出现人物2012个,还有为数众多的车、船、动物等,其中人物高不盈寸,却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人物的身份、表情。此画虽曰摹本,但房屋结构,人物服饰,均已明显地呈现明朝的特点,它真实的向我们展示了明代江南一带经济、政治、文化、军事、民俗等社会状况。为我们研究明代历史提供了可靠的资料。此画本身也是一份极难得的风俗画杰作。 

仇英在绘画上以“重彩仕女”著称于世,《汉宫春晓图》是仇英重彩仕女画的杰出代表。此图勾勒秀劲而设色妍雅,画家借皇家园林殿宇之盛,以极其华丽的笔墨表现出宫中嫔妃的日常生活,极勾描渲敷之能事。不仅是仇英平生得意之作,在中国重彩仕女画中也独树一帜,独领风骚。 

董其昌《画室随笔,画源》:盖五百年而有仇英父,在昔文太史亟相推服,太史于此一家画,不能不逊仇氏,故非以赏誉增价也。实父作画时,耳不闻鼓吹阗骈之声,如隔壁钗钏戒顾,其术亦近若矣。行年五十,方知此一派画,殊不可习。譬之禅定,积劫方成菩萨,非如董、巨、米三家,可一超直入如来也  。

张丑《清河书画舫》:仇英画“山石师王维,林木师李成,人物师吴元瑜,设色师赵伯驹,资诸家之长而浑合之,种种臻妙”。 

女名珠,号杜陵内史,亦擅画。据玉狮老人《读画辑略》谓,尝见其抚李公麟白描《群仙高会图》长卷,款题“仇珠”。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 91940 17440 91194 49787 80450 64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