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石观音(古龙小说《楚留香传奇》中反派角色)

石观音是古龙小说《楚留香传奇》之《大沙漠》中的反派人物,一个患有自恋症的奇女子。原为「黄山世家」的李琦姑娘,后为报仇而东渡扶桑研习武学,遇到天枫十四郎。为其诞下南宫灵、无花二子后,回到中原报仇。后长年居于沙漠之中,以征服并奴役美男子为乐。最终败于楚留香之手,天武神经内功反噬而亡。 

她不但武功极高、聪慧冷静,也残酷狠毒、心理扭曲,同时也可算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只因她见到比自己漂亮的女子都已经被她毁容,曾毁去“武林第一美人”秋灵素、和绝色少女曲无容的容颜。石观音来历神秘,行事毒辣。她的美丽,竟已是令人不能想像的,因为她的美丽,已全部占据了人们的想像力。她的武功,根本不似人间所有,她武功极高,而且还不知从哪里学会了几种武林中早已绝传的武功,这些武功就连她的师傅无恨大师都不会,只因这都是“天武神经”上的功夫。她的武功以奇诡的身形和招式见长,不下招式之怪异狠毒天下无双的魏无牙。

原为「黄山世家」的李琦姑娘,也是「黄山世家」唯一遗孤。后为了报仇和完成自己的野心,而改名换姓为石琪,拜无恨大师为师傅,并习练江湖上无人敢练的武功「天武神经」。明面以师妹的假身份嫁给朝廷命官柳鹤亭,暗中却当上乌衣神魔的统治者,可是后来行迹败露被江湖和朝廷共同打击,之后她死里逃生,却无法在中原立足,于是东渡扶桑。在那里,她遇着了对她一往情深的天枫十四郎,还为他生了两个

孩子,但等她学到了一身神秘的东洋武功后,她就抛弃了他们,重回中土,杀「华山七剑」,报了「黄山世家」的血海深仇。

然后,李琦姑娘便又神秘地失踪了,江湖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下落,这时武林中却忽然出现了一个行踪诡秘,武功无敌一方的女魔头「石观音」,行走于大漠,不轻易踏足中原。

她拥有和实际年龄不符和的绝丽美貌,让许多见到她迷人姿色的男人,都失心发颠,变成她永远的奴隶,石观音对自己极度的自恋,一生最爱的人就是自己。

在和「盗帅」楚留香最后的对决中,石观音武功之强连武学名家之后的「盗帅」都无法招架,原本玩弄西域古国于股掌之间石观音在这次决斗里逼得楚留香节节落败,最后「盗帅」在急中生智之下,突然攻击反射在镜子画面中石观音的影像,正陶醉在欣赏自己迷人身影的石观音,看到镜子中极度美丽的自己,被击的粉碎,因而瞬间失神,楚留香抓住机会点中石观音穴道。

无法相信自己被打败的石观音,只能吃惊的望着「盗帅」,不能接受这种结果的石观音,最终引发天武神经发作反噬,使她那具完美的肉体也随即衰老枯萎,生命凋灭死亡。

p.s:石观音最怕的人——水母阴姬,很有可能石观音曾经被水母阴姬得到过,但石观音却内心无法接受被一个同性得到,她发自内心的恐惧,但因为实力的差距而无能为力,最终她逃离了神水宫,可是这段记忆是她一生的阴影。

●「天武神经」:

●「男人见不得」:

江湖女魔头石观音创出的武功,世上也只有她一个人使得出。

此招发时,她长袖飞起,如出岫之云,飞扬活动,在一眨眼间,能变换七八种姿势,看上去仿佛是一个风华绝代的舞姬。

在心情最愉快的时候,随着最优美的乐声翩翩起舞,无论是谁,见了如此美妙的舞姿,纵不意乱情迷,心里也会觉得愉快非常,而就在此时,这一招已取了你的性命。

这一招非但精妙绝伦,无懈可击,而且对男人具有极大的迷惑力,鲜有男人从此招下逃生,因此石观音给它起了「男人见不得」的怪名字。

有一次,石观音虽然只是将此招演示了一遍,并未实战运用,已骇得大侠胡铁花、姬冰雁二人直出冷汗。(见古龙《楚留香传奇》之《大沙漠》)

《彩环曲》里的雪衣人与《楚留香》里的薛衣人有个共同之处:他们在与人决斗或杀人时,都必须换上件雪白的衣服,好让对手的鲜血溅在自己的雪衣上后收藏。另外《楚留香》里好像也提到薛衣人年少时行事较为不正或是偏激,这也符合《彩环曲》里的雪衣人的为人处事,虽然不算正,但也非邪。《彩环曲》中有雪衣人本名是戚五妻并且没有兄弟的说法,但是这个也未必是真的,可能就是一种传言。

《彩环曲》的结局,魔头石观音——石琪并未死,而是由边傲天嘴里说出:“但愿她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否则...”,这里还特意强调了“否则...”这样模棱两可的话。南海仙子,南海无恨大师的徒弟,“乌衣神魔”的统治者,可能曾经就是黄山世家的李小姐,而石琪不过是一个假身份,石观音很会用虚假身份。她可能是逃到扶桑想嫁给武功高强的人,用新的身份自我保护,就如她想嫁柳鹤亭那样。楚留香曾提过他虽然对各门各派的武功都了解一些,但石观音的武功楚留香却完全不知道出自哪,可能是因为【天武神经】普天之下只有石观音一人会。

化身:陶纯纯、龟兹王妃

相貌:倾国倾城,国色天香

家人:先嫁柳鹤亭(夫),后嫁天枫十四郎(夫),无花(儿),南宫灵(儿)

原文:石观音的美丽,竟已是令人不能想像的,因为她的美丽,已全部占据了人们的想像力。

有很多人都常用「星眸」来形容女子的美目,但星光又怎及她这双眼睛的明亮与温柔?

有很多人都常用「春山」来形容美女的眉,但纵是雾里朦胧的春山,也不及她秀眉的婉约。)

性格:心灵空虚,最爱的人是自己 

重大事件:

1.创建乌衣神魔,后东渡扶桑;

2.复仇(原文:在扶桑,她遇着了对她一往情深的天枫十四郎,还为他生下了两个孩子,但等她学到了一身神秘的武功后,她就抛弃了他们,重回中土,杀了华山七剑,报了黄山世家的血海深仇);

3.将秋灵素毁容(原文:石观音不能忍受世上有比她更美丽的女人,所以就毁去了秋灵素的容貌,再令秋灵素生不如死,痛苦终生); 

4.与楚留香一战 (被楚留香用计破镜后,疑【天武神经】发作而死)。

「石林洞府」洞主石观音有著绝世容貌,却是蛇蝎心肠,爱慕虚荣,平生以奴役男人为乐,并於洞府深处的起居处摆满了镜子。

珍宝「大漠之星」传言起,石观音便在洞府内开始筹备惊天阴谋。

名气:

1.你自然知道这个名字,她本是世上武功最高最铁石心肠最冷的女人,现在她只怕也可算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2.秋灵素道:“她找到我时曾经动也不动地对我凝注了两个时辰,在这两个时辰里,她几乎连眼睛都没有眨过。然後忽然问我:“你是愿意我杀了你,还是愿意毁去自己的容貌?……”楚留香苦笑道“这句话问得当真可笑。”

声音:

1.她语声本就优美动人,如今见了她的面,再听到她如此柔美的语声,更令人心神俱醉。

2.突听一人淡淡接着道:“只可惜她们的话却说得太多了。” 这语声虽然十分淡漠,却是无比的优美,这种清雅的魅力,远比那种甜蜜娇媚的语声都要大得多。 听惯了女人撒娇声音的楚留香,听见这声音,精神顿觉为之一爽,但两位少女听了这声音,面上却立刻变得全无丝毫血色。

内功:

突然听石观音带笑道:“能令名满天下的楚香帅上当,实在是不容易。” 她的人虽还在船舱上,但这声音竟似对着楚留香的耳朵说出来的,她内力之强,竟已能将声音凝练。

身世:

楚留香的猜测

“昔年华山剑派和黄山世家一场蚌战,黄山世家只逃出了一位李姑娘,她死里逃生,却无法在中原立足,于是东渡扶桑。在那里,她遇着了对她一往情深的天枫十四郎,还为他生了两个孩子,但等她学到了一身神秘的武功后,她就抛弃了他们,重回中土,杀了华山七剑,报了黄山世家的血海深仇。然后,这位李姑娘便又神秘地失踪了,江湖中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下落,这时武林中虽忽然出现了一个行踪诡秘,武功无敌的女魔头石观音,但谁也不曾将忠贞孤苦的李姑娘和这女魔头联想到一起。这秘密本来永远不会被揭破的,只可惜李姑娘却偏偏将华山上剑中一个人活看留了下来……”

大气:

石观音语声和缓了下来,徐徐道:“书画家完成了一件杰作,若是没有人欣赏,就会觉得如锦衣夜行,所有的心力都白花了,是么?” 洪丞相虽然是摸不透她话中深意,也答不上话来。 石观音又道:“名伶在高歌时,若是无人聆听,也会觉得十分无趣,是么?” 洪丞相道:“嗯!”

石观音道:“我们做这件事,也正如画家挥毫,名伶高歌一般,也要人来欣赏的,因为我们做的这件事,也无疑是件杰作。” 洪丞相笑道:“不错,若论用力之深,结构之密,纵是王羲之兰亭帖,李太白长歌行,也万万比不上此事之万一。” 石观音道:“所以我要他活着,活着看我们这件事完成,名画要法眼鉴赏,名曲要知音聆听,我们做的这件事,也只有楚香帅这种人才懂得欣赏的,是么?”

无情:

2.胡铁花机冷冷打了个寒噤,道:“她……她明知床底下有死尸,还能和我……和我在床上……” 他只觉立刻就呕吐出来,连话都说不下去。

3.胡铁花本已发现这女子赫然就是曾经和他一夕缠绵的“新娘子”,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以前看见这“王妃”时,为什么会总是心猿意马,想入非非,但此刻她这双美丽的眼波,竟忽然变得鹰一般锐利,狼一般狠毒,刀一般冷酷,胡铁花机冷冷打了个寒噤,嘴里的话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毒辣:

1.楚留香苦笑道:“除她之外,还有谁能造得那么精巧的暗器?还有谁有那么高明的易容术?还有谁能想得出如此高明的毒计?”姬冰雁缓缓接道:“除了她之外,还有谁能凝神精气,身化木石,扮成一具石塑的佛像,瞒过你我的眼睛。” 胡铁花怔住了。

2.楚留香轻轻阖上他眼皮,黯然道:“好厉害的毒,毒性之烈,竟然无救。” 姬冰雁沉思道:“好厉害的人,竟将毒丸藏在狗嘴里,狗一喝汤,毒丸便落人汤锅,外面的蜡封受热溶化,无毒的汤,就变成有毒的了。” 胡铁花骇然道:“那狗难道也是她训练好的?” 姬冰雁道:“嗯!”楚留香苦笑道:“看来你我还多亏胡铁花的狗熊脾气,才没有中石观音的毒计。” 三个人想到这连环毒计的巧妙,方才实在是生死俄顷,间不容发……三个人掌心都不觉渗出了冷汗。

3.这风姿永远是那么优美,言笑永远是那么温柔的女人,竟像是忽然变成了一个泼妇,一只野兽。她美丽的眼睛里,射出了恶毒的光,瞪着楚留香,一步步走过去,像是要将楚留香连皮带骨全都吞噬。楚留香也不禁紧张起来,一步步往后退。

脱俗:

1.没有台,没有绣被,没有锦帐流苏,也没有任何华贵的陈设,庸俗的珍玩,眩目的珠宝。 这屋子的精雅,正如天生丽质,若添脂粉,反而污了颜色。

2.她语声哽咽,竟连话都说不出了,却突然自纱帐伸出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来,灯光下,只见她纤纤指尖,不住微微颤抖,就像是一朵在狂风中挣扎的小小兰花,若无人扶持爱护,眼见就要被暴风雨摧残。

3.无论如何,石观音这个人真是不俗。楚留香只想瞧瞧石观音的容貌,他还想像不出这奇女子的容貌究竟有多么美丽。但等到他瞧见她时,他还是想像不出。有很多人常用“星眸”来形容女子的美目,但星光又怎及她这双眼睛的明亮与温柔。 有很多人都常用“春山”来形容美女的眉,但纵是雾里蒙胧的春山,也不及她秀眉的婉约。

自恋:

2.镜子里的人也在大笑着,像是在说:“他们本该知道,你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留恋的。”

我知道你这一辈子都在寻找,想找一个你能爱上他的人,我本来一直希望你能找着,但才知道你是永远也找不着的。”

楚留香一字字道:“因为你已爱上你自己,你爱的只有自己,所以你对任何人都不会关心,甚至是你的丈夫和儿子。”

3.若是对别人,这一着实在毫无用途,但石观音实在太美,也太强了,这许多年来,她已只将自己的精神寄托在这镜子上,她已爱上了自己。但她却不知道自己爱的这镜子里虚幻的人影,还是有血有肉的。 镜子里的人和她已结成一体,真真幻幻,连她自己都分不清了。

“呛”一声,镜子里的人被击碎,镜子外的石观音也像受了重重一击,整个人都怔了怔。高手相争,怎容得她发怔。这一刹那间,楚留香已闪电般,点了她的五处穴道。无敌的石观音,竟倒了下去。

只见一个修长的白衣人影,随着语声缓缓走了进来。她走路的姿态也没有什么特别,但却令人觉得她风神之美,世上简直没有任何言语所能形容。 她身上穿的是纯白色的,一尘不染的轻纱,屋子里虽然没有风,但却也令人觉得她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她面上也蒙着轻纱,虽然没有人能瞧得见她的脸,却又令人觉得她必定是天香国色,绝代无双。 

曲无容的风姿也十分优美,身材也和她差不多,但若令曲无容也穿着她这样的纱衣,面上也蒙起轻纱,别人还是一眼就可分辨得出。只因她那种风姿是没有人能学得像的,那是上天特别的恩宠,也是无数年经验所结成的精粹。没有人能有她那么多奇妙的经验,所以她看上去永远是高高在上,没有人能企及,没有事能比拟。

知道石观音就要上船,楚留香等人竟似被一种奇异的魔力所摄,心里跳个不停,口不敢开了。

这人口才本极灵便,此刻一句话却分了好几次才说出来,那敏将军更是期期艾艾,连话都说不清楚。 这两人本是见过大场面的,见了这石观音,还不免如此紧张,可见石观音必定风采照人,令人不敢逼视。

她盈盈站了起来,那雾一般的纱衣,便自肩头滑落,露出了她那如象牙雕成的胴体。楚留香的呼吸骤然沉重起来,几乎不信世上竟有如此完美的胴体,如此纤细的腰枝,如此美的腿……

武功:

1.“秋灵素道:石观音若要杀一个人时,没有人能逃得掉的。我亲眼瞧见她的武功,那时,我也不想死。”

楚留香暗暗叹道:“石观音的武功,果然是奇诡神妙,在这种人手里使出来,却有这般威力,她自己使出,那还得了。”

楚留香暗惊忖道:“瞧她们的手法,石观音的武功莫非传自异邦不成?”

2.石观音悠然道:“老实告诉你,你们方那一刀若是砍了下来,两个人就得倒下去一双,你们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招式,其实漏洞最少也有七八个。” 她长袖忽然飞起,如出岫之云,飞扬活动,在一霎眼间,已变了七八种姿势,口中淡淡道:“你看,我现在使的这一招若在方才使出来,你们还活得成么?” 琵琶公主呆呆的瞧看,只觉石观音这一招无论从那个方位出手,她都绝对无法招架,石观音若要取她的性命,实在比探囊取物还容易,一眼瞧过后,她已是面如死灰,满头冷汗涔涔而落。石观音微笑道:“现在总该知道了吧,真正无懈可击的招式,你们非但使不出,简直可说是连见都没有见过。”

她眼睛忽然转向胡铁花,脸已沉了下来,冷冷道:“你救了他们,可也自己想来和我动手么?” 胡铁花木立在那里,却好像全未听到它的话,他实在也被石观音方使出的那一招吓呆了。那一招看来就彷佛是一个风华绝代的舞姬,在心情最愉快的时候,随着最优美的乐声翩翩起舞。无论是谁,见了如此美妙的舞姿,纵不意乱情迷,心里也会觉得愉快起来,那么就会在你心情最愉快的时候,取了你的性命。胡铁花心念转动,想来想去,竟都想不出可以破解这一招的武功,石观音以这一招向他出手,他怕也得倒下。他也用不着再看石观音是不是还有别的精妙招式,只因高手对敌,只要一招已经足够了。

忽然间,风声骤息。三个人身形都骤然停了下来。胡铁花双拳紧握,一张脸红得可怕,姬冰雁的脸却更苍白,两个人俱都瞬也不瞬的瞪着石观音。石观音嘴角却还淡淡的挂着一丝微笑,看来还是那么美丽而安详,甚至连鬓角的发丝都没有乱。她看来像是温泉浴罢,晓妆初整,正准备出去见客似的,那里像是刚刚和人拚命,动过手的娘子。但三个人却都动也不动的站着,也不说话。

石观音淡淡一笑,道:“我几乎已有二十年没遇见一个敢和我动手的人了,如今好不容易遇见你们,怎舍得轻易杀了你们?”石观音终于轻叹着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在想替他们报仇,但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主意的好,只因你的武功虽不错,我却可在一百招之内,取你的性命,你相信么?”

3.她在楚留香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还坐在那里发抖,但楚留香说完了这十个字,她已自椅子上窜起,闪电般攻出了七招。一个人本只有两只手,但在这一刹那间,她却像忽然多出五只手来,这七招竟似同时击出的。就在这一刹那间,楚留香的咽喉、双目、前胸、下腹,身上所有的要害,都已在石观音的掌风笼罩中。楚留香也曾遇见过不少出手迅急的武林高手,有的人甚至可以在茶杯从桌上跌到地上之前,将茶杯伸手接住,杯子里满满一杯茶,竟连一滴都没有洒出,还有的人可以用筷子去夹苍蝇,用一根鱼刺钉住蜻蜓的尾巴。 但这些人的动作若和石观音一比,简直就慢得像老太婆在绣花,楚留香实在想不出一个人怎能在刹那之间,同时攻出七招。这七招看来竟没有一招是虚招。

江湖中都知道楚留香出手之际,骇人听闻,就连中原第一快剑一点红和他动手时,每攻七招,他已还了十招。可是这次他抢先攻出三招后,石观音才出手,等他攻出十招时,石观音也还了十招。只听石观音冷笑道:“难怪别人说你诡计多端,如今看来,果然不错,但你也用不着得意,你能骗我一次,还能再骗我第二次么?” 这几句话说完,楚留香全身又将落入她的控制中,她攻出十招,楚留香竟连七招也还不出了。他才相信石观音的武功,的确是无人能及。

当今天下武功最强的人,楚留香至少知道有四、五个,有人说少林南支掌门天峰大师,是天下第一高手,也有人说昆仑宗主雷霆上人的武功才是天下无敌,还有人说神秘游侠“薛衣人”的剑法,比任何人都强得多,但楚留香却知道,这些号称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若和石观音动手,没有一个能支持二百招的。楚留香也知道再过五十招,自己就必死无疑。

这时石观音的出手已慢了下来。别人的出手若像她这么缓慢,楚留香一眼就可看出她要攻击自己什么部位,轻轻松松的就可避开。但石观音的出手虽慢,却还是令人看不出她攻击的部位,它的出手竟越慢越凶险,越慢越可怕。只因她一招使出后,力道纵已使出十分之九,还是可以再生变化,而她剩下的一分力道,也已足以致人死命。她一招攻出后,楚留香竟已几乎不敢招架,不敢闪避,只因他招架闪避之后,力已用尽,那时石观音的招式再一变化,他就躲不过了。

像这样的打法,自然是苦不堪言,楚留香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如此狼狈。石观音冷笑道:“楚留香,你还能再招架二十招么?” 楚留香叹道:“不能了。” 石观音道:“你想,现在还有什么人能救你?”楚留香长叹道:“没有人了。” ,石观音已随时都可将他置之于死地,就算将那七大剑派的掌门人全都找来,也是救不了他的。就算有人能在一刹那间,将普天之下,各州各道的兵马全都聚集到这里,将石观音踏成肉泥,但她还是能先杀了楚留香,楚留香还是活不成的。

4.他声音忽然顿住,全身汗毛却为之悚粟。就在这顷刻间,石观音美丽的胴体已奇迹般乾瘪了下去,她身上的血肉,像是已忽然被抽动。 这世上最美丽的肉体,竟在片刻间就变成了一副枯骨——没有人能杀死石观音,她自己杀死了自己。

5.楚留香苦笑道:“轻松?你以为我很轻松?老实告诉你,我和她拼了两百多招,根本就没有一招能威胁到她的。”

狂傲:

石观音道:“普天之下,又有那一门那一派能创得出这样的招式来?就拿现在天下最负盛名的两大门派来说,少林派的武功太浓太笨,像是一大碗红烧五花肉,虽然很管饱,但却只不过能让贩夫走卒大快朵赜而已,真正懂得滋味的人,是绝不会喜欢如此油腻之物的。”

她笑了笑,又接着道:“武当派的武功却太清淡,就像是一盘忘了加盐的青菜豆腐,颜色看起来虽不错,但吃了一口后,就再也引不起别人的胃口,是么?”

她竟将天下武林学子奉为泰山北斗的少林、武当两大宗派的武功,贬得一文不值,话说得实在狂傲得少有。但她所用的比喻,却又实在妙极,胡铁花想想少林、武当两派的武功,再想想她说的话,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只听石观音又道:“他们的武功虽糟,却偏偏要取些漂亮好听的名字,叫什么‘力劈山岳’、‘降龙伏虎’。其实,就凭他们所使的那些招式,本该叫‘劈木柴’、‘降猫伏狗’才对。可是我用的这名字却是名副其实。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这一招竟是你自己创出来的了?” 石观音道:“要创出这样的招式,非但要对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都有所涉猎,而且还要对男人的弱点很了解,这样的招式,除了我,还有谁能创得出?”

石观音生性见不得别人比她更美,像她师妹陶纯纯姿色不胜过她,反而很安全。在石观音所在的江湖上,颜值最好的女子是天地双灵的水灵光与秋灵素,而武功最厉害的男女是铁中棠与水母阴姬,水灵光是铁中棠的女人,天下第一豪杰铁中棠的实力石观音不敢去招惹,于是没有强力后盾的秋灵素就悲剧了,惨遭石观音威胁毁容。

姓名:石观音

化名:琳琅

电视剧扮演者:秋瓷炫(韩国人,或译为:秋子贤)、张懿婧(小石观音)

年龄:27

生日:不详

血型:不详

体重:不详

相貌:倾国倾城,国色天香

性格:敢爱敢恨,表面恶毒,其实心里有最柔软的一面(亲情和爱情)

家人:天枫十四郎夫妇(干爹干娘),干妹妹李红袖,干弟弟无花

武功:无相神功

出自:《楚留香传奇》(朱孝天版)(该版为剧中原创人物,与原著无关)

1.天枫十四郎死去;

2.与楚留香相遇并相爱;

3.为楚留香一夜白发;

5.楚留香决定帮助月亮城国王;

6.为楚留香走炭火;

7.与楚留香决战;

8.出家为尼。

女,27岁,楚留香的至爱,她容貌美丽,性情隐忍,小时候的磨难造就了她超群的武功和看似冷漠的心灵。月亮城大王的继室,本名“李琦”,打败了华山派,也就是后来的“石观音”,旁人看来她手段狠毒,野心很大,意图统治月亮城,不惜嫁给大王,为夺“极乐之星”,成为王妃。后来与楚留香的相爱中,她露出了自己侠骨柔情的一面,为了楚留香,忍痛在炭火上光脚走过。在与楚留香的决斗中,为了让自己不再拖累他,让他拔出剑刺死了自己。“武功第一,美貌第一” 。化作琳琅,楚留香的至爱,她倾国倾城,国色天香,十分善良,最后变成了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武艺高超、舞技超凡”的女子。最后与楚留香结为夫妇。只可惜又变成了石观音。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 91940 17440 91194 49787 80450 64604